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給自已動手術的醫生



有時這裡的討論很有趣。東拉西扯的,不一定說投資,也很好玩。我說「一個廚師,花很多時間研究烹飪,煮好東西給人家吃,自已卻每天只吃白飯清水,很百痴。」有人回應「咁doctor is so stupid, lean so hard to hlep patient to do surgery, but he cannot do surgery for himself.」

很簡單!一個懂得烹飪的廚師,有能力煮好東西給其他人吃,當然亦有同樣技能煮好東給自已吃,但他卻沒有這樣做。美食是人生一大享受,所以我覺得他很百痴。

一個努力學習醫術的醫生,有能力給人醫病,當然亦有同樣技能給自已醫病。但他不能給自已做手術,這算不算stupid呢?

這叫做「命題先設」,先假定了「自已必定不能給自已做手術」。然後再引申到一個醫生,努力學醫是百痴行為,因為即使學了,亦沒有能力給自已做手術。

一個醫生能否自已幫自已做手術呢?當然可以!1961年俄國醫生Leonid Rogozov右下方腹痛,懷疑是急性盲腸炎,但離最近救援站1600公里,加上大風雪阻塞,最後選擇自已幫自己做手術。手術做了兩小時,成功。Leonid Rogozov最後於2000去世。

努力鑽研烹飪的廚師,希望他人可以享受美食的歡樂,自然多數會覺得美食是一件美好的事,但自已卻不去煮好東西給自已吃,每天只吃白飯喝清水,這是個人選擇的問題,不是能力做不做到的問題。

廚師有能力煮好東西給自已吃,讓自已開心,卻不作出這種選擇,而他努力鑽研的正是如何煮出好吃東西。所學與自已選擇,本身存在一定衝突,這種叫「暗含矛盾」。縱使白飯清水也有好吃之處,但憑我們常識也知,每天都這樣,味覺享受上一定很苦悶,而作出這個苦悶選擇的人,竟是個鑽研美味享受的人,那就很矛盾了。

一個努力學醫的醫生,不選擇給自已做手術,很合理。因為手術有時要麻醉,自已被麻醉了,不省人事,就沒有能力給自已做手術。這是能力問題,不是個人選擇的問題。不過,某些特殊情況下,醫生也會選擇給自已做手術,例如Leonid Rogozov,這是逼不得已,他自已未必想這樣,但有能力做到,所以就去做。選擇與能力,懂不懂分?






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

$36.73沽金礦股市/ 獲利13%


小弟早前撰文,預計金價將於加息前的24日開始下行,直至聯儲局6月加息後,上周五原本到期,但股價下跌,沒有沽,今晚股價上升,決定暫時離場。平均買入價為$32.5,今晚沽出價為$36.73,獲利約13%。

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資金暫入債市 加息預期降温


特朗普陷政治危機,美股急挫,與此同時,資金暫時流入美債市場。但要留意,特朗普本身就是美國政府的總代表,他陷入政治困局,代表人民對美國政府的信心亦進降低,最終必波及美國政府債券的信用。

美股急跌,同時加強市場對六月加息的期望。利率期貨顯示六月加息的可能性下跌至65%,低於前一周的88%。聯儲局先前口口聲聲必加息的「承諾」會否對現,可能亦令市場對聯儲局的信心同時下跌。

政爭不斷 / 道指急挫



有網友留言讚過,特朗普是真正為國為民的總統。是或不是都不重要。關鍵是控制著大局的既得利者不會輕易放過他。從他上任至今持續不斷的政爭、權鬥可見一斑。最近又出現CIA總管被炒風波,更有人發起動議要彈劾他,政治影響經濟,令到市場出現恐慌,拖累昨晚道指下挫近400點。(但小弟認為,這種爭端影響最大的並非股市,而是債市。)馬田出文預測,預計就算出現調整,也只是突破前的調整,有興趣買美股的宜作好部處。重申:不要太算死草!期望最低位入貨,機會很低。

2017年5月8日 星期一

馬克龍當選 / 極右成最大反對派





先謝謝Samuel的補充及糾正。小弟誤會了馬田的意思!周日法國大選,中間派候選人馬克龍當選,勒龐只取得34.5%支持度。不過,取得超過1100萬選民的支持,已肯定極右的國民陣線已成為一股新興政治力量,故勒龐承認敗選後,隨即補充說,她領導的國民陣線已成為最大反對黨,昔日的反對派已經不再是反對黨了。

馬克龍當選後最大難題是他所屬政黨,在法國立法會並沒有任何席位。六月的立法會選舉將決定他施政的難度。而可以肯定的是,其他支持他的政黨是否願意像這次支持他選總統般,讓出立法會席位。這將決定歐洲未來數年政局的穩定。馬克龍當選意味短期歐元將持續反彈,加上六月聯儲局加息將至,相信短期不利金價。

2017年5月5日 星期五

馬田電腦預測勒龐當選



今日星期日,歐洲命運的重要日子。民調顯示,馬克龍領先極右勒龐。今早連前美國總統奧巴馬也公開支持馬克龍,似有意干預法國大選。不過,馬田的電腦分析更顯示,代表勒龐的民粹主義者(Populist)將會勝出今次大選。這表示歐元將會步入新的崩潰階段,電腦分析顯示從2017-2019將有三個重大轉捩點,其中之一正是2017年5月。且看馬田的電腦準不準?

2017年5月4日 星期四

歐洲命運決定日


這將會是一個極難預測的選舉。誰勝誰負?所謂的民調可信度愈來愈低。但誰勝對歐洲、歐盟、歐元又有極大的影響力,完全是一次買大小的賭博。勒龐勝出的話,可以想像,近期流入歐洲的資金將會大規模流走,歐元將出現另一浪崩潰式下挫。

FED維持利率不變


早前撰文,預計聯儲局5月初議息會維持利率不變,一如預期,昨晚聯儲局並沒有加息。但受到法國大選有利歐元的刺激,資金流入歐洲及歐元,故金價並未如期升至5月初高位,可見分析歸分析,投資市場的走勢是十分復雜的,很多時會出現一些我們難以估計的情況。短期而言,相信金價會繼續低位徘徊,而轉捩點將會是今個星期日的法國大選。

2017年4月29日 星期六

特朗普出售台灣?



就在習大大訪問美國時,特朗普對敘利亞展開空襲,不久朝鮮問題就惡化,教一眾中國崩潰論者開心了一會兒,以為美國終於出手,挽回強者主動權。只是,世事豈會如此單方面地簡單?

時間自會證明一切,朝鮮問題又出現了拖延格局,整天都是談判、商討、對話解決,敘利亞被轟炸後,也靜止了,巴沙爾繼續向反對派陣型進攻,近日又收復不少失地。沒有地面部隊介入,單憑轟炸空襲,國內反對陣型又力量有限,還有個強大後盾,是很難動搖一個政權的。另一邊箱,中國在台灣問題上取得一定優勢,普普近日拒絕與台灣蔡英文通電話,並表明格守一個中國原則,利益交換的意味很明顯,小弟早前都說,有待看習大大表演外交,這算是第一台表演吧。

現代戰爭比試的是武器先進,但終歸不可缺少人腦展示出來的戰術運用。從2011年阿拉伯之春以來,巴沙爾政府頒布了多次特赦令,釋放了許多極端組織的武裝分子,包括阿蓋達。這些組織其後加了反對派陣營,形成數個不同派系,彼此各懷鬼胎,分裂再分裂,令到歐美無法全力支持。俄敘聯軍再分頭逐一攻擊。這就是不依賴先進武力,依靠人腦取得優勢的例子。

2017年4月25日 星期二

法國大選對決



震動時刻又到!下周日法國大選,中間派馬克龍與右翼勒龐對決。目前,坊間分析普遍認為馬克龍將會嬴得這場選舉,但馬田出文警告,社會主義者的結終長達10年,從2013-2023年,權力將轉移到新興力量,勒龐將會嬴得這場角力。但同時會像美國一樣,走向撕裂。

目前市場預期勒龐將敗選的憧憬,令到歐洲資產及歐元出現了升浪,但同時當這種願望落空,整個遊戲會完全相反地走,喚言之,假設勒龐勝出,歐股及歐元將出現暴潟,投資者宜小心作部署。

2017年4月24日 星期一

法國極右上台



法國大選首輪投票結束,一如如料,極右派勒龐取得不錯成績,有望在5月7日第二輪投資中取勝,將對歐洲一體化帶來巨大衝擊。因為勒龐主張有兩大重點,都是對抗當下一體化體制的,包括脫離歐元區,及終結神根條約談判,移民問題則主張更嚴格限制,廢除地緣法等等。很容易想像,這將動搖歐元的地位,法國是歐洲經濟重要支柱,一但失去法國支持,後果難以想像。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107.18買入UDOW


道指跌不下,昨晚再買入50股UDOW。

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反普VS撐普暴力升級








兩個月前小弟已撰文,普普當選將開啟美國社會暴力的新時代。言猶在耳,這個月就初演了,美國150個城市出現反普普遊行,其中加州有支持與反對特朗普的民眾互相打鬥,有人更揮舞小刀,或用煙花攻擊敵對陣型。這種事在普普當選前是難以想像的,很多人更相信有民主的地方不會發生這種事,但事實不是這樣,我們都親眼看到了事態如何發展,普普如何在千夫所指下,爆冷擊敗希拉莉,政敵如何千方百計地阻止他施政,最後民眾分化成兩派,出現今天初步的暴力,在政府信心向下走時,相信不久將來事態會惡化。

2017年4月8日 星期六

敘利亞內戰:中美俄角力



今年初,小弟撰文提及,收復阿勒頗後,普京及巴沙爾的目標將會是反對派另一大本營Idlib。這次化武危機正是發生在這個地方。俄敘正展開對反對派另一輪圍攻,危機觸動了美國,逐向敘利亞政府的空軍基地發動攻擊。

與此同時,特朗普與習近平又正展開談判。有些分析認為中美談判之際,美國向敘利亞(及俄羅斯)發動攻擊,是想向中國施下馬威,換取更大談判籌碼。

小弟看法是,戰爭除了武器較量,還是國與國之間資源實力的較量,有兵亦要有糧草,才有戰勝機會。巴沙爾政府能夠在中東獨裁者雙雙倒下的大局中生存下來,正是獲得這兩方面的支持。俄國提供了武器,同時中國提供了不少物資,反對派撤出阿勒頗,正是由夏門金龍公車運走,中國亦不時向敘利亞政府提供金援,連阿勒頗的重建,也是滿滿的中國製造,中國藍翔公司更已開始在阿勒頗興建商業街

發動戰爭不難,戰勝也不難,短暫的勝利很易獲得,最難是戰後的長治久安,能夠達成,才叫成功。如果巴沙爾及普京收復的地方因為中資援助,達成長治久安,那麼對於世界的價值觀將是一大衝擊,因為傳統的歐美觀點是,專制獨裁之地,人民生活必然是痛苦的、落後的、沒有進步的……故此要打破這個發展,策略之一是切斷中國對敘利亞的援助。習普會,可能事前已取得一定利益交換,同時普普亦要向國內政敵進攻,避免源源不絕的通敵指控。

當然,在中國角度,不援助敘利亞,可能得罪俄羅斯,也要付出代價,相信這一點習大大心目有數,如何在美俄的瓜葛中獲取最大利益?看他表演吧!

2017年4月6日 星期四

周顯:民主派殲滅戰


上文是今早AM730周顯《中央正對民主派打殲滅戰》,分析不錯。小弟想說的是,當檢控的愈來愈多,最後很可能連法院也捲入其中。這麼多人被檢控,也不可能全部判無罪吧,況且又不是一個法官裁決所有案件,其中總有些法官希望在政府中更有作為吧,這可能會在司法系統中造成分裂,即有些較同情傘運,有些較支持政府,形成判決差距。跟著來的就是漫長的官司,也是金錢的角力。

2017年4月4日 星期二

特朗普=政府信心瓦解


Trump WILL FAIL!這是馬田最近說的!普普上了台四個多月,維新政策一浪接一浪,施政確實是有鴻圖大計,亦看到部份政策利國利民,例如打破奧巴馬時代對採煤的限制,為何自已國家有資源不用,而要進口呢?

可是,這四個多月看到的是,無日無之的反對,逢普必反。打破採煤限制,就有原居民、環保人士出來反。普普女兒在白宮設辨公室,捱批!國務卿只帶同一名記者訪韓,捱批!普普女
婿與中國安邦集團有生意往來,被說成利益輸送。預算案削減外國援助,當然也捱批。

一切都是利益分配問題形成的政治。反對派系統部署精密,所有範疇都有人馬,可以從五花八門的渠道對普普進行攻擊。馬田說,當人民開始意識到,普普並不如他們期望的那樣,信心將會進一步瓦解。喚言之,與政府信心息息相關的國債將首當其衝,現在只是處於小形反彈。到時股市將進一步升越23000點關口,進入Phase Transition。

2017年4月2日 星期日

德國急運黃金回家的啟示



這篇文章頗有趣味。時間往往要拉遠一點,拉闊一點,才能看清楚更多原理及因由。看完,你會知道,為何黄金市場是所有投資工具中最難摸索,因為它反映的不單是一種商品的升跌,還包括很多政治因素。如果當年不是面對蘇聯威脅,德國的黄金可能不會運到美國。又如果後來不是後來蘇聯解體,現在又會要求急運黄金嗎?太多如果……歷史發展難以捉摸、預測之處正是這樣。

當普普的反回政策,與中國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一同實施時,「民主的美國」與「專制的中國」其實有很多相似之處。如果是以前,美國一定大力批評中國的去極端化條例,但時移世易,今天倒沒有甚麼了。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社會衝突的根源 / 排斥左翼的矛盾



社會衝突加劇,是當前歐美社會運行的大方向。倫敦恐襲,相信大家已從媒體中知道很多,再聽聽陶傑介紹凶徒的背景,他是個土生土長的黑白混血兒,而且年齡不輕,已是爺爺輩,走上這條恐襲之路,跟英國長期存在種族歧視有莫大關係。

http://www-hk.881903.com/page/zh-tw/audiocolumndetail.aspx?itemid=931341

不同種族混居、融合,源自十七八世紀的帝國主義時代人口販賣。由於已融合了數百年,產生了外來人口的第二三代,情況已經不可逆轉。所以由左翼鼓吹的大愛、包容、自由、平等,帶來了社會一定程度的長期穩定。

現在有部份人因為種種原因,排斥左翼,並斥為「左膠」,認為是他們引至今日的恐襲頻生、難民湧入等問題,似乎是捉錯用神,其實問題根源於數百年前,反而是左翼思潮提供了長期穩定的正能量,當這種思潮動搖,問題不單沒有解決,反會失去穩定。但繼續鼓吹左翼思潮,又因社會資源分配問題,引起本土居民不滿,社會衝突加劇。喚言之,向左走向右走都麻煩,都有其帶來的社會矛盾。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問題有多復雜,這亦是未來社會衝突不可避免的因由。


2017年3月23日 星期四

日收市低於20692 / 小心道指調整


出了這個貼文,道指當日就收低於20692,昨晚仍然上不了這個阻力位,可能進一步下調。四五月或許是另一個調整期。當然,這只是短期預測,長遠看好的,正是入貨良機,底位在那沒有人知道,很難捕捉到最低位的,能像小弟般捕捉到一個低位的,一定帶有運氣成分。重申:欲把握這次機會的,勿算死草!

馬田講解我們將會遇到的危機





很精彩的講解!不錯,我們當下經歷的,正是整個政府信心的墜落與塌陷,亦即是政府管理失誤。這是全球性的,但有程度高低之分。相對來說,我們身處的香港、中國,政府信心的墜落沒那麼厲害,但有些地方如歐洲,塌陷非常快速、嚴重。或許有人不同意,看到香港情況就呼天搶地。請冷靜地細想,我們有層出不窮的恐襲嗎?我們有數百萬難民湧入嗎?今天是比利時恐襲一周年,就在這天英國又受襲,這兩三年死了多少人?普普說,很多都未有報導出來,小弟信。

為何會這樣?很難三言兩語道明,因為涉及眾多元素,有遠因有近因,有民族的,有宗教的,有社會的,有經濟的……通通融合一起,構成這波的政府信心大崩塌。

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本土派的沒落


只是短短的半年,想不到這個「本土派」因為一次「支那」事件,會如此快速沉沒。這個本土派少女的訪問或許道出了當中因由。或許,有本土派支持者會說,這些是都是真本土,而是偽本土。是真是偽?一般普羅大眾又怎會懂得仔細區分,總之就是「那班人」嘛。

短期內,這一派都無望再度復興,因為它讓人們看到的是紛亂。紛亂的社會不怕亂,但香港這種穩定太平之地則很多人都怕亂。所以當三名參與暴動人士被重判三年,除了本土派提出會支援,其餘基本上是鴉雀無聲。支援,無助消除外界的負評,因為大部份香港人對法庭仍然有相當信任。

少女所言極是,「本土派論述很少,只有城邦論及民族論……民眾支持需要擴大……」,其實這也不是多與少的問題,或許兩個論述本身就是不適合當下香港社會。若然說有人以偽亂真,打壓真本土,倒不如說,自身的種種理論缺憾,容易被人模仿。正如你製造的一件產品出現A貨,除了怪人家盜版,也要想想,是否自已技術未夠精密,人家一學就會。

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加息前下跌效力將愈來愈低


謝謝匿名兄提供的金價預測圖。「加息前下跌」出現的機會及頻率,將隨著加息速度加快,變得愈來愈低,小弟認為原因……(1)當加息可以預測時,大戶較容易舞高弄低,而他們是知道加息對金價有利的,所以每次加息前,例牌吹風加息不利加價,方便從黄金衍生工具市場獲利。(2)當加息愈來愈不可預測時,甚至出其不意地加息,這種策略便不再湊效。

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

聯儲局再加息0.25% / 試探金價「加息前下跌」規律






沒想到這麼快,聯儲局3月15日將美國息口調高0.25%。於是,我們再看到金價「加息前下跌」。普羅大眾認為加息不利金價的這種看法,我們並無法改變,就算明知這是一種錯誤的看法。

與此相反,加息不但不會不利金價,反而是利好的。如果你細心留意的話,金價正以一種一浪高於一浪的模式向上爬升,而動力正正是加息。

2015年12月17日:加息前下跌令金價調整至$1050
2016年12月15日:加息前下跌令金價調整至$1128
2017年03月15日:加息前下跌令金價調整至$1200

如果加息不利金價,何解加了三次息,息口愈升愈高,金價不是愈調整愈低,而是愈調整愈高?關鍵在債市,從前已說過多次,不重複。

但要捕捉短期波動走勢,不容易。看看2015年加息,金價大約於加息前個半月開始明顯向下調整,計日數約57日。喚言之,加息前的57日是最後走鬼機會。2016年加息前,有兩次明顯下跌,小弟認為第二次較明顯,即大約於加息前44日出現明顯轉勢,跌穿$1300。到了今年,日子再縮短至24日前,即是加息前24日撤離,可以避過這一浪下跌。

下圖是2017年聯儲局的議息時間表。1月31至2月1日不設會後新聞會的議息並無加息,之後金價向上衝了$100美元。直至下個議息前的兩星期前,向下調。3月14至15有會後新聞會的議息,決定加息,加息日金價止跌回升。




按這種規律,下次議息加息機會不高,因為沒有新聞會,聯儲局沒有空間向外解釋加息因由。但到月6月13至14日那次的加息機會就高了,因為設有新聞會。喚言久,金價這浪升市有機會升至5月2﹣3日,然後可能再次陷入「加息前調整」,直至6月13日。保守的,5月2至3日可暫時撤離,進取的可於5月19日(加息前24日)。此上是粗略估計,違反常規的事可能發生,例如不開新聞會的議息照樣加息。有興趣的,可試試玩,挺刺激的。

2017年3月16日 星期四

FED加息前/ $112.69再入UDOW



前晚加息前,再以$112.69入了35股UDOW。

2017年3月14日 星期二

城鄉貧富差距 / 普普獲勝





特朗普為甚麼會驘?無數人分析過,這篇由《報導者》撰的文章《為什麼這麼多小鎮鎮民支持特朗普?》寫得很不錯。值得仔細看一看。

看看上面第一幅,是特朗普與希拉莉獲票的全國分佈圖,再看看第二幅是美國城鎮分佈,一拍即合。結論是,城市人支持希拉莉,鄉下人支持特朗普。記者認為,這與廣泛鄉村經濟長期走不出衰退陰霾,密不可分。看看第三幅圖,2010﹣2014奧巴馬主政的復甦期,與對上兩次相比,實際上稱不上「復甦」,全國有59%地區結業商店比創業的多。

特朗普能否撥亂反正?結束鄉村地區衰退?很久前,看過某論壇一網友留言,他認為由資本主義帶來的貧富差距,可透過民主選舉獲得平衡,高度集中在華爾街及資本家手中的財富,將可以散到民間,令美國再度復興,經濟再現活力。

想得很理想!只是,現實不是這回事。人性貪婪,既得利益者是不會輕易與他人分身家的,他們會想盡辦法維護自己的利益,今天特朗普施政面對的種種困難,正是源自於此。攻擊來自四方八面,體制的、道德的、外交的、家庭的……沒有一樣不關他的事,境況似曾相識。

港樓愈升愈有 / 靜待加息刺破






先謝過網友Ronald貢獻的金價與港樓價指數比率圖。對比起2012年無國界兄貢獻的另一幅圖,細節上有少許差別,但基本上一致。自從2012年起金價大跌後,港樓對金價貶值之勢一下子扭轉了過來,然後由2015年底高位waterfall,現在處於大反彈之中,原因是2015年底加息後,金價也從谷底反彈,拉近了兩者比率。

從Ronald的圖見,以金價計算,港樓剛剛於一年多前經歷了馬田所說的Spike High,即是大跌前,通常會出現的技術性俯衝,而今之反彈,技術上只是死貓跳,說明未來日子,要麼港樓跌,要麼金價升。

再看看另兩幅圖,一幅可見QE後多貨幣供應劇增下,大部份美元都泊在銀行體系內,對下面的貨幣流速沒有太大影響,這亦解釋了為何QE了那麼多錢,通脹卻仍然很低,沒有出現部份金甲蟲一直「嚮往」的通脹。

那些錢除了泊在銀行,有相當部份則跟隨聯儲局買債計劃,投入了國債市場。以低息問聯儲局拆入資金,再購買國債。故此從最下一幅圖可見,商業銀行持有的美債於QE後也進入技術性俯衝

低息環境+買債計劃,成就了美債上升。港元與美元掛勾,息口一致,低息環境同樣會增加香港貨幣供應。只是,停泊處卻不同,美元去了美債,港元則流入物業市場。兩者其實都是債務,債務價量齊升,關鍵在息口。結論是,若要價量齊跌,關鍵也是息口。小弟不敢斷港樓一定會大跌,因為影響物業價格因素還有其他,例如政府政策。不過,看看美國息口走勢,及從金價物業比率看到的技術走勢,若是投資用途,小弟不會於此時入市。

2017年3月11日 星期六

極右繼續蔓延 / 香港難生根



所有政治力量的興起,離不開特定的社會環境。歐美的極右力量是在近年難民潮、恐怖襲擊、經濟停滯不前三大因素助長下,發展起來的。

特朗普、瑪琳勒龐如是。荷蘭也有一位叫Geert Wilders,有荷蘭特朗普之稱,同樣以反移民、反回教、脫歐及反歐元等號召(連髮型也有點相似,小圖為其年輕相片),吸引選民支持。下星期,荷蘭大選,將是一次試金石,亦是法德大選前一個小焦點。就算Geert Wilders未能成功勝選,外界亦預期他的政黨PVV會取得不錯成績。冷不防一個爆冷,歐洲政經又會再起波濤。

近年,香港亦有政治力量走類似的歐美極右之路,將本土的政經問題訴諸他們認為的「外族」。結局卻截然不同,這一派就像偶像派明星,冒升得快,也跌得快。轉眼間,只是半年時間,媒體、網絡……彷彿已把他們遺忘了,要浴火重生,機會渺茫。

我們社會政經跟歐美畢竟有別。我們沒有難民潮,沒有恐襲,經濟相對好,企圖以強調族群仇恨,吸取政治養分,相對困難很多。這一派的墜落,不是說錯了一兩個字那麼簡單,而是對社會政經的錯誤理解所致。別將失敗歸咎於敵人的打壓、攻擊,歐美的極右同樣面對這些問題,但他們有強大的民眾基礎,支持者可以為他們與政敵打至頭破血流,可以組成萬眾觸目的Bikers for Trump車隊穿洲過省,耀武揚威,而你們的號召只有小貓三四隻,出事後連盟友也未有盡力幫忙,政敵不吃你們吃誰?換轉你們有力量對付政敵,同樣會不遺餘力,政治就是這麼殘酷,玩不起,別玩好了。失敗,不是你們的錯,而是社會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