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8日 星期六

道指創新高 / 高處未算高 / 留意下周波動






近期道指屢創新高,超出很多人預期,昨晚再以20624高位收市。身邊沒有投資及留意美股的,當然毫不知情,看不到港股以外,地球另一邊市場的機會。馬田近期密密出文解釋當下情況。

美國那邊,大部份主流媒體包括Bloomberg、WSJ等,普遍吹淡風,認為美股已見頂,隨時崩潰,當然亦不會引述馬田的預測。美國如此,習慣跟隨美媒「口水尾」的港媒,可會有甚麼新意!去年8月當美股三大指數創新高時,已在喊「爆煲」、「崩盤」,有些甚至說美股會下跌九成。馬田解釋,這種論調明顯忽視了宏觀環球視野—其他地方比美國更糟糕!

其次,目前這種不斷創新高的上升模式,顯示「有些人」正在回補空頭Short-covering,主流傳媒則從旁協助,以彌補他們金融海嘯期的損失,所以他們不會導人入市,等待回補空頭完結,美股就會進入更大升市。Short-covering何時完?馬田說,當肥婆大聲歌唱時(Fat Lady Sing)或者奪命狂呼之時。(意即當這班人叫入市,或突然大跌,他們大喊崩盤走鬼時,更大的升市就會到來)。當下高處未算高,狂牛還在後頭。

言下之意,還有機會下跌。二月道指如果越不過21464點,之後可能出現一次驚人大跌,出現一個關鍵低位Incredibly important low,(或如他早前預測,收低於18000水位)。他的電腦顯示,下星期一及二(2月20及21日)將有指標性轉變,波動將很大,之後就到2月27日。即是說,如果20及21日沒出現重大調整或波動的話,很大機會繼續上,直至27日,如此類推……有意抓緊這次機會的,請伺機而動,作好部署。

2017年2月17日 星期五

三月加息機會低 / 還看五六月


網友Dick問:加息金跌?最近跟小弟買美股的一位好友也問過這問題。這問題實在難答。理論上,加息不利債市,流金從債市流出,有機會走入金市,推升金價,這是小弟一直以來的看法。中長期而言,這種理解正確,聯儲局2015年12月中加息後,金價升至今天(雖中間高低波動)。基於此,小弟2016年12月底加息前,試買了數隻美國黄金股,至今全部獲利,昨晚其中一隻AGQ(二倍槓桿做多白銀)升至$41,賬面獲利約15%(仍然持有)。

小弟是於去年11月22日買入,至今約等了三個月,從買入當日計起,並非每天都處於上升狀態,AGQ如銀價一樣於2016年12月加息前一兩天曾跌至最低的$30-$32,直至加息後沒多久才升見底回升,那你說加息對銀價及AGQ是正面還是負面?從這實驗看,短期(約兩三周)是負面,但以三四個月計算,又是正面。短期易受市場情緒影響(普遍認為加息不利金銀),但中長期卻要看基本因素,那就是升息不利債市,流出債市的資金會抬升其他資產價格,包括金銀及股票。

言歸正傳,既加息對金銀有影響,那下次何時加息?馬田最新預測是五六月間,原因上文有解釋。所以短期計,金銀仍有一段時間升勢,直至五六月湊起加息音樂。當然世事無絕對,面對混亂的美國政局,只能盡力做好自已分析,從錯誤中學習。

2017年2月16日 星期四

今年加息時間表 / 耶倫放風加息 / 債市續跌



耶倫放風,似乎很想加息。債市立即有反應,除了美債,歐洲國債亦普遍跌價,希臘國債孳息升至9.74%(2年)及7.94%(10年),這回會否像近年一樣,說加但最後還是不加,抑或真的加起來,很難預計!如果有心打擊普普,大可從債市入手,出奇不意地大加特加,債市大跌會帶給普普很大麻煩,若不想丟了官職,理應「擔君之憂」,不加。你猜加不加?附上今年議息時間表方便大家參考。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港官翻版: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辭職


還記得數年前,梁振英委任的多名官員相繼請辭嗎?今日這事於美國上映。上任只有廿多日的國家安全顧問Mike Flynn被指私下與俄羅斯大使討論美國對俄制裁令,宣布辭職。相信普普是逼不得已情況下,接受請辭,因為其後他於Twitter發文嗟嘆為何如此多消息非法流出美國政府?但特朗普的嗟嘆很快又引來批評,有指他與日相安倍晚宴時,在沒有安全措施下公然討論國事,報導指這是由「一名在場人士」透露。

過去一段長時間,主流媒體將美國塑造成一個無論何黨何派必然是國家為重的印象。但在普普身上,事實愈來愈清晰,政治鬥爭似乎把黨派個人利益放於國家利益之上,他們沒有考慮到在這麼短時間內將一個國家安全顧問拉下馬所帶來的影響。洩密頻頻,早前甚至連普普三更半夜向幕僚詢問美元政策,亦被傳媒揭發了出來。事後普普沒有否認,令其美元政策一下子增添不確定性。對美元作為全球交易貨幣又是好事嗎?從這些洩密事件可見,一眾反對者似乎布下了天羅地網的線眼,監視普普政府一舉一動。我們看到,幾十年累積下來的政府權威正被一步步蠶食。

$12.37買回金礦股


為暫避波動,早前以$12.9沽出金礦股。但數日回調少許後似站穩,昨晚以$12.37買回。金價似於$1220-$1230築底。個人預計這一浪加息後上升仍然繼續。另外兩隻早前買入的UGL及AGQ亦已綠得一定升幅。

2017年2月11日 星期六

阻教育部長訪校:相同政治攻勢



兩個時空,兩個地點,上周美國新任教育部長訪校,與去年三月香港教育局長訪校,敵對陣營都是以相同手法對付,阻止政府人員進入。如果說香港沒有真正的民主選舉,政府認受性低,所以引來抗議,倒說得過去。但一位通過民主選舉產生的總統所委任的官員,應具備間接民意授權基礎吧,為何一位剛上任還未施政的大國教育部長,會受如此的政治攻勢?連想從後門進入校學,亦不得其門而入。值得好好思考!

右翼土壤源自利益衝突 / 德國體育設施變難民營






社會衝突往往源自利益矛盾。百萬難民湧德,政府沒有足夠資源安置,全德出現了許多民用設施改建而成的「難民營」。其中最熱門是空間闊落的體育館、運動場。柏林曾有四十多個體育會同意借出場所安置難民,但最近已反對有關計劃。柏林運動員協會主席Gerhard Janetzky表示,計劃沒有咨詢任何人,政府的安排等同禁止人們成為運動員,完全沒有考慮他們的福祉。

左翼思潮主導下,暫時只有少數人有膽量像德國新興極右組織PEDIGA(愛國歐洲人 反伊斯蘭化)般,站出來反對政府的難民政策,但幾可肯定心裡一定有怨言。設身處地想,如果你子女學校的體育館、附近公眾運動場都變成收容難民地方,沒地方跑步、健身,熱愛運動的子女親友沒地方練習,心情會如何?內心或許同情難民,亦會埋怨政府處理不當。

不站出來反政府的難民政策,不代表不會運用選票說不,這將對今年默克爾選情不利。身邊很多人仍然未明特朗普興起原因,那就是源自人類最原始的欲望—維護自已利益。萬一默大嬸「出事」,將危及整個歐盟存活,又會影響歐元,再影響經濟。

難民問題源自中東、非洲紛亂的政經社會環境,尤其敘利亞內戰。敘利亞內戰源自2011年中東茉莉花革命。無論茉莉花革命是誰策動,或陰謀論地看由誰暗中推動,都不重要。徵結是推動或策劃者不能於推倒敵對勢力的同時,恢復穩定和平,而這又涉及敵對勢力的政經及軍事實力,不能穩定大局既可以是自已能力問題,亦可以是敵方能力提升。簡單來說,過去數十年,歐美主導下的世界秩序正步向崩潰。良禽擇木而棲,地球上沒有一種生物喜歡生活在生命財產受威脅的地方,難民問題亦由此而來。

不要看小這些體育館、運動場被佔用的影響,一方面可導致本土德人國仇外情緒,動搖社會穩定。同時因為阻礙國家運動員訓練,可能影響國際賽表現,政府管治威望亦受打擊。最終成為人民對政府信心下滑的因子。社會、政治、經濟相互影響,政府管治受質疑,以政府信用為依靠的德國歐元國債長遠是好是壞,很容易判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