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30日 星期五

阿勒頗圍城戰升級





俄羅斯基本上將敘利亞當作武器實驗場。看新聞,不斷使用恐怖炸彈,地堡彈、氯氣彈……歐美不斷指責,但普京你有你說,他有他做。看形勢,阿勒頗被攻陷是早晚的事。這會否是聖經中歌革與瑪各戰爭的前奏?(Gog And Magog)這裡有一篇文章分析,有興趣可看看。

國慶人仔加入SDR



國慶,10月1日,人民幣正式納入IMF特別提款權。不明是甚麼嗎?上圖有簡單解釋。大半年前有中國崩潰論者認為,人民幣或會於十月突然加入不到特別提款權,形成另一波危機。不過最終這事並未發生。

坊間很多人以為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所佔份額不多,而且SDR只在各國中央銀行之間流通,談不上對人民幣國際化有何影響。那有如此簡單,就在正式納入SDR前,八月底,世界銀行竟然以SDR發債,並且容許私人銀行買賣,而計價結算這些債券的貨幣正是人民幣。

喚言之,私人銀行可以用人民幣買入包含五種貨幣的SDR債券,世銀又會以人民幣支付這些債券的利息,然後這些債券又可於央行以外的銀行間買賣,變相人民幣可以透國SDR債券形式於國際銀行間自由買賣流通。當然,初期金額不多,首發只是5億SDR(相當於7億美元),但世銀已表明以後有機會會繼續發行。

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

就講就到!廣西有色金屬宣佈破產


剛說過中國企債問題,殊不知即講即有!內地公司廣西有色金屬集團宣布破產。2008年註冊資本為11.6億人民幣,之後持續發債,借入75.13億,再為子公司擔保70億,合共145.13億,債務高出總資本的十多倍(以2008年資料計)。當然這次破產不一定關去年底美國加息事,此企業發行的也不知是何種貨幣計價的債券。但可見中國企業債務的問題有多嚴重。

2016年9月21日 星期三

中國債務問題




這兩三年,斷斷逐逐的,不斷有中國崩潰論人士(俗曰支爆)談及中國的債務問題,如最近就有報導(見上)說,中國債務多到上太空。對此新聞的網上討論,有人認為中國的「國債」已遠遠超越美國,且大部份由國人及國內機構持有。

千萬別給這些連何謂國債也不知的言論誤導。對崩潰論者而言,幾乎凡是中國人發行的債務都是國債,中國企業、中國政府(中央及地方)、中國私人……通通變成「國債」,超級好笑。所謂國債,英文是Sovereign Bond或Government Bond,維基有解,其實有很清晰定義,是指一個主權國家中央政府發行的債券,中央政府跟地方政府也是政府的構成,分別在地方政府沒有權力自已發行法幣,中央政府可自行發幣發債,地方政府可發債不可發幣,前者可發幣還債,後者不能,那麼債券的風險分別很大。國債,其實用「主權債務」更為貼切。

了解此點,那麼中國的「國債」實際多少呢?看看最上兩圖,原來只佔GDP的17%-22%,對比美國的93%,差距是4倍有多。那麼中國債務水平之高,高在那裡?主要是企業債。圖示在2015年245%GDP債務比率中有176%是企業債。如小弟前兩篇文章所說,市場追捧中國企業債+美國低息,令中國企業發債的價量齊升,這當然是一個大問題,一旦息口大升,中資企債爆破指日可待,但與國債危機是兩碼子的事,不能混為一談。只是崩潰論者不會理會那麼多,自得其樂最重要,凡存在於中國人手上的債,一律歸為「國債」。

2016年9月19日 星期一

留意今周四議息


今周四聯儲局議息!勿切留意!市場普遍認為加息機會不高,但可能為十二月加息鋪路,結果如何?預計股市、金市都會窄幅上落,周四後將會開始上升。由於九月並未出現高位,小弟亦未有按計劃放出美股,留待十二月再作決定。

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

Attention!加息引發短期波動




美國加息,再成近期金融市場熱話。加抑或不加?各路分析分歧頗大,就算聯儲局口風亦天天不同,鴿派說應考慮加息,言猶在耳,又有官員說不急於加息。特朗普演說時則指摘黑人總統向聯儲局施壓不許加息。(此處可見特朗普對息口的看法,亦難怪他不受華爾街歡迎,亦難怪縱使希拉莉身體不勝選戰負苛,都要死撐到底。)

小弟最關心的是加或不加對市場的影響。誠如以前寫過的文章,加息長遠有利股市(尤其美股)及金市。不過短期而言,很大機會大跌。回顧去年尾(2015年12月15日)聯儲局將息口從0.25%提升至5%,對市場做成的震動可見,這次若加息,結果很可能出現相同情況。

圖畫其實很清晰。金融海嘯以來,美元低息,令美元借貸迅速增長,尤其公司發行的美元公司債(即是企業於市場集資借入美元),清還及支付利息當然用美元,美元加息,導致美匯上揚,美元拆借成本隨升,這些公司借貸成本隨之增加,打擊企業盈利甚至觸發企債違約,以私企為主的股市當然會受沖擊。

看看上兩圖,企業發行的美元債務,自金融海嘯以來增幅顯著。亞洲國家如印尼、印度,相對2005年,2015年增長超越十年前。當中以中國最誇張,佔去全亞洲35%,喚言之,2015年亞洲發行的美元定息企債中,35%都是由中國企業發行(相對2005年大增3倍)。所以當2015年底美國加息,中國股市首當其衝,跌幅巨大,然後因為中國市場震動,連鎖沖擊港股、美股。

中國房地產公司佳兆業(1638)的美元企債違約是典型例子。不過當息口穩定下來,市場認為短期內不會再加後,中國企業發行的美元債又再度熾熱起來,根據報導,2016年的發行金額又再超越2015年同期(第一季),價量齊升,成為最搶手的企債。為何見過鬼不怕黑?不怕美國加息,再次沖擊中國企業盈利,違約重現嗎?火中取栗的利潤可觀,加上相對很多國家,中國經濟增長依然較佳,資金怎會不流向中國企業美元債。資金追逐下,自然又會吸引一些不健康中企混水摸魚,然後又會吸引一些小投資者加入吸債行列(包括小弟早前提過的債基、直債槓桿),相信泡沫經已形成。

不難想像,若美國再加息,抽緊銀根,將觸發新一輪中企美債違約潮,中企流動資金出問題,中國股市、港股、美股無可避免將再受沖擊。現在離2015年美國加息已快一年,加息壓力正逐步加緊,加或不加,沒有人說得準,但回顧歷史走勢,常識告訴我們,從1980至今的減息潮已運行了36年,英國息口更跌至323年以來最低,未來是上是落,其實頗為清晰。

美國總統選戰有結果前,相信聯儲局會以穩定行先,不會貿然加息,但之後就很難說了,將有甚麼因素觸發美息上升?是特朗普當選,政策改變?抑或其他?有股票在手的要小心部署。黄金白銀的前景反而愈來愈光明,回看上次加息,金銀站得相當穩定,些微下跌後横行兩三星期,之後就展開升浪至今。小弟估計是因為股市短期受沖擊,加大了市場避險需求。

2016年9月13日 星期二


好明顯克林頓夫人健康出了問題。可能用某些刺激藥物支持著身體。醫生報告,誰會信?特朗普只需五分鐘就完成,夫人可能更快。特朗普的運氣真不錯!歷史的前進,有些是人為可以影響左右,但亦有人為無法控制,例如夫人的健康。

特朗普說過,當選會撤換聯儲局主席。他又曾經破產,與銀行家、金融家等控制國家的圈內人關係應該不太好,否則怎會不獲融資,走上破產之路?假若真的當選總統,那邦人又會怎樣對付他呢?會否瘋狂加息?實在太多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