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107.18買入UDOW


道指跌不下,昨晚再買入50股UDOW。

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反普VS撐普暴力升級








兩個月前小弟已撰文,普普當選將開啟美國社會暴力的新時代。言猶在耳,這個月就初演了,美國150個城市出現反普普遊行,其中加州有支持與反對特朗普的民眾互相打鬥,有人更揮舞小刀,或用煙花攻擊敵對陣型。這種事在普普當選前是難以想像的,很多人更相信有民主的地方不會發生這種事,但事實不是這樣,我們都親眼看到了事態如何發展,普普如何在千夫所指下,爆冷擊敗希拉莉,政敵如何千方百計地阻止他施政,最後民眾分化成兩派,出現今天初步的暴力,在政府信心向下走時,相信不久將來事態會惡化。

2017年4月8日 星期六

敘利亞內戰:中美俄角力



今年初,小弟撰文提及,收復阿勒頗後,普京及巴沙爾的目標將會是反對派另一大本營Idlib。這次化武危機正是發生在這個地方。俄敘正展開對反對派另一輪圍攻,危機觸動了美國,逐向敘利亞政府的空軍基地發動攻擊。

與此同時,特朗普與習近平又正展開談判。有些分析認為中美談判之際,美國向敘利亞(及俄羅斯)發動攻擊,是想向中國施下馬威,換取更大談判籌碼。

小弟看法是,戰爭除了武器較量,還是國與國之間資源實力的較量,有兵亦要有糧草,才有戰勝機會。巴沙爾政府能夠在中東獨裁者雙雙倒下的大局中生存下來,正是獲得這兩方面的支持。俄國提供了武器,同時中國提供了不少物資,反對派撤出阿勒頗,正是由夏門金龍公車運走,中國亦不時向敘利亞政府提供金援,連阿勒頗的重建,也是滿滿的中國製造,中國藍翔公司更已開始在阿勒頗興建商業街

發動戰爭不難,戰勝也不難,短暫的勝利很易獲得,最難是戰後的長治久安,能夠達成,才叫成功。如果巴沙爾及普京收復的地方因為中資援助,達成長治久安,那麼對於世界的價值觀將是一大衝擊,因為傳統的歐美觀點是,專制獨裁之地,人民生活必然是痛苦的、落後的、沒有進步的……故此要打破這個發展,策略之一是切斷中國對敘利亞的援助。習普會,可能事前已取得一定利益交換,同時普普亦要向國內政敵進攻,避免源源不絕的通敵指控。

當然,在中國角度,不援助敘利亞,可能得罪俄羅斯,也要付出代價,相信這一點習大大心目有數,如何在美俄的瓜葛中獲取最大利益?看他表演吧!

2017年4月6日 星期四

周顯:民主派殲滅戰


上文是今早AM730周顯《中央正對民主派打殲滅戰》,分析不錯。小弟想說的是,當檢控的愈來愈多,最後很可能連法院也捲入其中。這麼多人被檢控,也不可能全部判無罪吧,況且又不是一個法官裁決所有案件,其中總有些法官希望在政府中更有作為吧,這可能會在司法系統中造成分裂,即有些較同情傘運,有些較支持政府,形成判決差距。跟著來的就是漫長的官司,也是金錢的角力。

2017年4月4日 星期二

特朗普=政府信心瓦解


Trump WILL FAIL!這是馬田最近說的!普普上了台四個多月,維新政策一浪接一浪,施政確實是有鴻圖大計,亦看到部份政策利國利民,例如打破奧巴馬時代對採煤的限制,為何自已國家有資源不用,而要進口呢?

可是,這四個多月看到的是,無日無之的反對,逢普必反。打破採煤限制,就有原居民、環保人士出來反。普普女兒在白宮設辨公室,捱批!國務卿只帶同一名記者訪韓,捱批!普普女
婿與中國安邦集團有生意往來,被說成利益輸送。預算案削減外國援助,當然也捱批。

一切都是利益分配問題形成的政治。反對派系統部署精密,所有範疇都有人馬,可以從五花八門的渠道對普普進行攻擊。馬田說,當人民開始意識到,普普並不如他們期望的那樣,信心將會進一步瓦解。喚言之,與政府信心息息相關的國債將首當其衝,現在只是處於小形反彈。到時股市將進一步升越23000點關口,進入Phase Transition。

2017年4月2日 星期日

德國急運黃金回家的啟示



這篇文章頗有趣味。時間往往要拉遠一點,拉闊一點,才能看清楚更多原理及因由。看完,你會知道,為何黄金市場是所有投資工具中最難摸索,因為它反映的不單是一種商品的升跌,還包括很多政治因素。如果當年不是面對蘇聯威脅,德國的黄金可能不會運到美國。又如果後來不是後來蘇聯解體,現在又會要求急運黄金嗎?太多如果……歷史發展難以捉摸、預測之處正是這樣。

當普普的反回政策,與中國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一同實施時,「民主的美國」與「專制的中國」其實有很多相似之處。如果是以前,美國一定大力批評中國的去極端化條例,但時移世易,今天倒沒有甚麼了。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社會衝突的根源 / 排斥左翼的矛盾



社會衝突加劇,是當前歐美社會運行的大方向。倫敦恐襲,相信大家已從媒體中知道很多,再聽聽陶傑介紹凶徒的背景,他是個土生土長的黑白混血兒,而且年齡不輕,已是爺爺輩,走上這條恐襲之路,跟英國長期存在種族歧視有莫大關係。

http://www-hk.881903.com/page/zh-tw/audiocolumndetail.aspx?itemid=931341

不同種族混居、融合,源自十七八世紀的帝國主義時代人口販賣。由於已融合了數百年,產生了外來人口的第二三代,情況已經不可逆轉。所以由左翼鼓吹的大愛、包容、自由、平等,帶來了社會一定程度的長期穩定。

現在有部份人因為種種原因,排斥左翼,並斥為「左膠」,認為是他們引至今日的恐襲頻生、難民湧入等問題,似乎是捉錯用神,其實問題根源於數百年前,反而是左翼思潮提供了長期穩定的正能量,當這種思潮動搖,問題不單沒有解決,反會失去穩定。但繼續鼓吹左翼思潮,又因社會資源分配問題,引起本土居民不滿,社會衝突加劇。喚言之,向左走向右走都麻煩,都有其帶來的社會矛盾。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問題有多復雜,這亦是未來社會衝突不可避免的因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