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

金價反彈或見$1400以上



2015年12月16日美國加息後,金價觸底反彈,從當日約$1050一直升至2016年8月2日高位的$1364,其間出現了兩次小型調整,都是聯儲局議息「決定不加息」後或不久出現,整體升幅約30%。

根據議息對金價影響,小弟先前寫了兩篇文章,第一篇於2016年11月22日,第二篇是26日,都認為金價有機會反彈,所以自己也入了貨。現在看來,入貨時間稍早,2016年12月15日聯儲局加息宣佈加息時,金價跌到短期低位$1126左右,但整體方向暫時沒有錯,如果有跟賣的話,現在應該有盈利了。當然這種捕捉短期波動的做法屬兵行險著,小弟純粹貪刺激玩玩而已,當中風險,必需自已衡量。

這一浪會反彈到甚麼位呢?由於市場對美聯儲息口反應仍然很敏感,估計金價仍然會受加息消息左右,直至有一天人們對政府及美聯儲失去信心,影響力才會消退,到時加或不加息消息對金價未必再構成影響。

如果從這浪低位$1126計起,反彈30%的話,半年後或見$1465。當然,世事不會這般完美,但見$1400以上應該問題不大。不過,仍存在很多難以估計的不確定因素。昨天,普普總統一句「美元太強,不利美國商品競爭」,即令美元跌個四腳朝天,人仔急彈,可見總統之口威力。坊間普遍認為普普傾向加息,所以看好美元,一句突然而來的「美元太強」,意味深長。後天普普就職,未來息口走勢如何,耶倫打算站在那邊呢?如果普普對其決策有意見,像罵John Lewis、梅莉史翠普般大放厥詞,影響力不可估計。

短期第一個市場焦點是2017年1月31至2月1日聯儲局議息,到時普普已上了場。這次加或不加呢?外界普偏認為不會加,如果突然加,可以一下子令金價大跌,或許出現馬田說的黄金Sling Shot。就算不加,市場對往後加息速度的看法,亦會左右金價走勢,更關鍵是普普的言論、政策,或政敵用何種手段對其進行打擊,影響力超難估計。

2017年1月17日 星期二

普普怒罵黑人民權領袖



普普再發功!透過twitter怒罵美國黑人民權領袖John Lewis,指他只懂講,不會做,帶領的社區滿是罪惡,毫無建樹……只欠加多句「他媽的」。事源早前Lewis在一公開場合指他當選是不合法,普普於是立即反擊。

Lewis是與馬丁路德金並肩作戰,爭取黑人民權的社運抗爭人士,曾因爭取黑人權益被捕四十多次,坐過牢,又是國會議員,在美國可說德高望重人物。不過,普普並未將他放在眼裡,你不給面子我,我也不會給你。我想,就算馬丁路德金復活,若得罪他,也會照罵如儀。普普當選,象徵豉吹大愛、包容、自由的左翼既得利益者走向衰落,代之而起是普普式的利益致上,凡事凡物都可議價。

2017年1月16日 星期一

鷹揚金幣自由女神變黑人



美國鷹揚金幣,原本的自由女神是白人,最近美國鑄幣局宣佈發行黑人的自由女神金幣,將於今年4月發售,敬請留意。跟白人鷹揚金幣22K不同,這款黑人女神金幣是24K,跟楓葉金幣同等規格,換言之含銀量將減少,舊式較大個,較重,因為混入少量白銀,金色偏白,這款黑人女神金幣色澤會較為金黄。

另一場戰役展開:進攻Idlib




收復了第二大城市阿勒頗,俄敘聯軍稍作歇息後,第二場戰役開打——進攻反對陣型據點Idlib。星期日剛剛發動了一次空襲,根據報導造成10死。

收復阿勒頗時,俄敘聯軍用綠色大巴(中國製金龍客車),將大批反對派武裝力量運往Idlib。喚言之,更多反對派雲集在這裡。或許是一種戰略,反對派中有不同武裝力量,各有目的,宗派不同,此法雖冒著武裝力量壯大之險,同時可令其內部更容易分裂。

可以預計,俄敘聯軍將展開比阿勒頗更大規模的進攻,2017年戰事可能更加激烈。美國有媒體拍到,俄軍已在敘利亞部署可帶核彈頭的彈道導彈,可怕!

特首戰開鑼



最新消息:中央批准兩司請辭,特首選戰正式開幕!中央心儀那人,相信又會有一番爭論。支持品客都會說心儀品客,支持林鄭的會選技持林鄭。太難估了,除了二人同時獲批這點,其他的都估不中,哈哈!

影響息口、匯價短期波動的「特朗普因素」



今周政經焦點,必定是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普普(以後就用此代號吧)未上任,已引起匯市極大波動。由於市場普遍期待普普上任有利美元走勢,但首場記招上並未發表任何有利美元的言論,令美元好友大失所望,沽貨離場,記招第二天,美元應聲急跌。

身為總統就有這般的影響力,不用說話,輕輕一句,市場都會很敏感。未上任已如此,上任後更可以想像,投資市場將會風起雲湧。那管聯儲局如何獨立,主席如何自主,總統一句說話可以將市場期望完全扭轉,因為最終委任主席的不是聯儲局自己,而是總統大人,說話的分量不是來自其人,而是來自其位。在這種市況中,老手也可以輸錢,最近新聞有報,大鱷索羅斯因為判錯普普上場股市會跌,輸了10億美元。

常傳聞索羅斯與「共濟會」有關,對世界可以呼風喚雨,此役上,大鱷及其組織影響力是否失效呢?抑或他們面對「狂人」,也會失手、失準?陰謀論有時很有趣,但不要信到十足,如果連陰謀論中的「嬴家」也會輸錢,完全靠嬴家那邊站,可能輸得更大。

美元在普普因素下突然轉弱,黄金順理成章地轉強,今早再次突破1200關口,小弟早前買的實金、金股,大部份開始賺,最多一項賺了20%以上,此浪可反彈到甚麼位?稍後分析。

2017年1月14日 星期六

大巴與雪茄:中國模式如何衝擊舊秩序







上圖粉紅色巴士是古巴舊式交通工具,古巴人稱「駱駝」,由兩架蘇聯時代巴士焊接而成,沒有空調,會吐黑煙。數年前已被下圖的中國產「宇通客車」取代,除了古巴,很多南美及非洲國家如巴西、智利等都淘汰舊式公車,用上宇通客車,原因不外兩個字:便宜!根據報導,宇通較歐美同類客車價格要低30-40%。歐洲Neoplan客車賣197000歐元,宇通的賣40萬人民幣,計算匯價後,前者要140多萬人民幣,比中國的貴很多。

眾所周知,古巴其中一種重要出口商品是雪茄,每年出口總額約4億美元。假設歐元與美元匯價是一對一,可購買約2000架歐洲巴士,買中國的卻有7300架。又假設資金有限,應該讓少部人坐最好的歐洲巴士,部份人繼續坐「駱駝」,抑或淘汰駱駝,讓大部份人坐質素稍遜歐洲車但遠勝駱駝的宇通?這些發展中國家己作出了自已的決擇:用中國製造。

這不單是選擇的問題,同時衝擊了舊秩序。舊秩序下,發展中國家主要技術是農業,例如雪茄菸葉種植。除了古巴,多米尼加、洪都拉斯、波多黎各及一些非洲國家,亦以種植菸葉聞名,這些菸葉價格不高,大部份每公斤不到5美元,因為雪茄製作工藝不低,前後共220多道工序,掌握工藝的大部份是歐美公司,如荷蘭的Agio Cigars、西班牙的Mederos、比利時的J.Cortes等百年老號,發展中國家製作工藝不高,只能做原材料供應者角色,原材料價被壓得很低。

看看2012年全球雪茄出口量,最多是德國及荷蘭,佔全球36%。他們向第三世界購買半加工菸葉,再製成雪茄出口,優質的每支賣二三百美元,歐美的製作工藝賺去了雪茄利潤的九成以上。只是,發展中國家討價還價能力有限,一來菸葉種植不存在少數國家壟斷的情況,中國雲南、津巴布韋等亦有種植,若其中某幾國合謀提高價格,先進國的公司不難找其他國家入貨。

舊時代秩序下,先進歐美國同時掌握高等工業技術,例如製造Neoplan巴士,發展中國家如古巴,工業技術則仍然停留在製造「駱駝」,先進國工業產品在獨家壟斷下,價格可以站得很硬,發展中國家要獲得優質的工業產品,改善生活,要麼自已提升工業技術,以達到可以製造同級產品的能力,要麼提高農產品產量,以換取歐美工業產品。前者難,後者易,多年來發展中國家都是選後者為主,因為提高工業技術並不容易,要很多元素配合。

從這個角度看,中國的廉價工業產品,正將這個舊時代的分工及定價制度摧毀。發展中國家可以用更少的農產品換取接近先進國的工業產品,得到他們嚮往的更舒適工業化生活,與先進國就農產品價格討價還價時,議價能力就會提高,相反歐美先進國除非能提高價格的同時,銷量不減,否則利潤將被發展中國家蠶食。經常聽到文明衝突,多數說文化、談意識形態,歸根到底也是「利益」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