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1日 星期日

1 Oct 2015大爆發(四)

2015年6月23日更新版










根據Martin文章,2015.75是政府債務危機的轉捩點,對股市亦有影響。Martin預計美股將於2017年見高位,然後回落。跌幅多大呢?他在《Fractional Banking & China》一文曾提及:跌幅將超過2007至2009年的下跌浪,因為美國以外地方仍處於2007以來的下跌周期,應該要到2020年前才會見底。這是債務危機,不是股市或商品的泡沫。(圖1)

這裡指的是股市,環顧全球,包括香港、法國、澳洲、新加坡、俄羅斯、中國等,2009年以來,股市雖已回升不少,但仍未突破2007高位。長線看,仍處於2007年以來的下跌浪,就算某些地方,如美國、德國、日本,股市相對2009年底部,已反彈很多及突破2007年高位,但根據Martin看法,美股並不能走出整體下跌大勢,終會於2017再出現一次大跌。

換言之,2015.75至2017年高位之間,將是美股一個投資機會。可是,現在美股已經處於歷史高位了,會否已經是高位末期呢?這是很多投資者的擔憂。Martin認為沒有跡象顯示現在的美股有大跌風險,因為許多市場大跌前,月線圖走勢都會出現一種Spike High形態,1980黄金牛市高位(圖2),1987年股災高位(圖3),1929年美股高位(圖4),我們都可以看到相同的形態,但從2009至今的道指走勢(圖5),看不到這種形態。所以他認為美股還有一段上升期,2017年才會見頂。

至於香港股市,若從恆指月線圖(圖6),看不到這種Spike High形態,反而2007年的高位出現了此種形態。Martin文章在《China to Become Financial Capitol of world -but not yet》中提到,中國會於2020前見一個底部。另外在《The Dow as we Approach 2015.75》解答讀者關於2015.75後的股市走勢時,他認為一切要看9月情況,如果到時美股跟隨外圍見一個高位,那就會先調整,再繼續上升,潮2017高位進發。如果於6月及7月間見一個高位,然後於9月見一個低位,那2015.75後,美股就會繼續上升。另外在《Dow & 2015.75》(圖9)中提到,他提醒投資者,2015.75 後是政府信心的崩潰,除了政府國債外,私人範疇的資產如黄金、物業、股市……皆會上升,無論是香港或意大利,都一樣。

以此看來,2015.75後港股走勢會接近美股,高位在2017年,可能是2015.75-2020.05中途小循環轉捩點2017.9(圖8),投資者必需為此作準備。不過,Martin亦提及過,2007年中國股市已經見頂,之後會走低,美股是唯一的「遊戲」(圖10),若如此,近中港股市上升可能只是虛火,美股是2015.75後唯一值得投資的股市。

港股好淡之間,如何取捨?或者我們可以參考1920年代主要股市的走勢,是否跟隨美股瘋癲?圖10是當年日經及英國富時指數,從1924﹣1930年,兩者沒有跟隨美股大升,卻於1929年隨美股下滑,只是下滑幅度較少而已。港股而言,投資者需自已衡量,個人傾向審慎悲觀,環顧各地市場,很少同時好同時壞,資金不可能平均分散各地某一市場。1920年代,當年另一主要股市—奧地利維也納股市,亦沒有受1929美股大瀉影響,其網頁中有簡述這段歷史(圖12)。所以2015.75後,港股亦有可能不隨美股上升,繼續2010﹣2014年的悶局,然後跟隨美股於2017年下跌,但跌幅較小。若看不透陰晴不定的港股,未來兩年何不專注明朗的美股?(PS:感謝Frederick補充資料)





5 則留言:

Frederick Cheung 提到...

謝謝分析.

不過,馬田大師的觀點好像還有一點,他認為2015.75至2017.9時期,由於資金全湧入美國,引用他的話US equity will be the last game in town.其他地方的股市,如德國等,在2015.75後很可能不會跟美股一同上升,而且他對聯繫滙率的看法,在瑞郎那一役已清楚表明,所以我一直對今年以後的香港股市樓市一直看不透.

林祖 提到...

謝謝Frederick兄補充,你說的也有道理,稍後會後補一段。

Frederick Cheung 提到...

其實我更期待JOE兄結合馬田大師理論及您在市場的經驗從而作出的演繹.

馬蘭奴 提到...

0.75 x 12個月 不是9月嗎?

林祖 提到...

不是!365日 X 0.75 = 273日
即是由2015年1月1日計起的第273日,剛好是10月1日!
不過9月應相差不是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