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1日 星期六

極右繼續蔓延 / 香港難生根



所有政治力量的興起,離不開特定的社會環境。歐美的極右力量是在近年難民潮、恐怖襲擊、經濟停滯不前三大因素助長下,發展起來的。

特朗普、瑪琳勒龐如是。荷蘭也有一位叫Geert Wilders,有荷蘭特朗普之稱,同樣以反移民、反回教、脫歐及反歐元等號召(連髮型也有點相似,小圖為其年輕相片),吸引選民支持。下星期,荷蘭大選,將是一次試金石,亦是法德大選前一個小焦點。就算Geert Wilders未能成功勝選,外界亦預期他的政黨PVV會取得不錯成績。冷不防一個爆冷,歐洲政經又會再起波濤。

近年,香港亦有政治力量走類似的歐美極右之路,將本土的政經問題訴諸他們認為的「外族」。結局卻截然不同,這一派就像偶像派明星,冒升得快,也跌得快。轉眼間,只是半年時間,媒體、網絡……彷彿已把他們遺忘了,要浴火重生,機會渺茫。

我們社會政經跟歐美畢竟有別。我們沒有難民潮,沒有恐襲,經濟相對好,企圖以強調族群仇恨,吸取政治養分,相對困難很多。這一派的墜落,不是說錯了一兩個字那麼簡單,而是對社會政經的錯誤理解所致。別將失敗歸咎於敵人的打壓、攻擊,歐美的極右同樣面對這些問題,但他們有強大的民眾基礎,支持者可以為他們與政敵打至頭破血流,可以組成萬眾觸目的Bikers for Trump車隊穿洲過省,耀武揚威,而你們的號召只有小貓三四隻,出事後連盟友也未有盡力幫忙,政敵不吃你們吃誰?換轉你們有力量對付政敵,同樣會不遺餘力,政治就是這麼殘酷,玩不起,別玩好了。失敗,不是你們的錯,而是社會的「錯」。

9 則留言:

Gordon 提到...

Jo兄,
如果你認為圖片裡的梁遊二人或者青年新政, 或者本土民主前線真的是本土派, 你便誤會了. 他們和泛民主派及社民連的參與者都只是偽本土派矣.

林祖 提到...

歡迎gordon再次光臨。
我有聽過黄郁民解釋,如你所說,如果以本土派定義,他們稱不上本土派。
但當下效果之一,是他們兩人的行徑幾乎已經將整個本土派毀掉。

我想,兩者間之理論必有一些共通之處,人們才會如此認為。
其中之一是強化本土之優越性,而貶低新移民人口之低劣性,以求獲得本地人之支持。

只不過是兩者行動方式不同而已。

本土派行錯了一步琪,是與他們不斷地爭執,爭取同一批票源。結果人們自然將他們聯想成一伙。

相信經此一役,短期內本土派已無翻身之日。

林祖 提到...

其次,如果本地派如此容易被競爭對手模糊化,可以以「偽」亂「真」,在選票上擊倒其一眾中堅,那麼,相信本土派於理論、論述、宣傳、行動等方面,亦存在很大問題。大眾平台是完全公平公開的,大家公平競爭,游說選民支持自己一方,結果真本土慘敗,五年後再選己是2021,到時也不知甚麼世界了。

Gordon 提到...

JO兄,

眾所周知, 建制派有港共政府支持, 而民主派則是通過肥佬黎及其背後的西方資金支持, 本土派卻是主要依靠香港普通市民及部分海外港人支持. 而且本土派的目標是從港共政府和西方勢力手上取回香港人的本土利益, 因此與那些勢力是敵非友.

偽本土派扮成自己是真的, 然後行動目標是界走真本土派在一直爭取的選民, 真本土派當然要出聲啦.

同意, 由於港共政府和西方勢力合力打壓, 黑社會恐嚇雙黃, 在九龍東區周街貼虛假消息的街招, 又在立法會選舉前出現DQ事件, 雷動計劃涉嫌選舉舞斃, 投票當天在投票和點票時, 出現了多起奇奇怪怪的事件, 例如雲海在投票站發現投票總數竟多出數百票, 等等. 這些事件全部也是針對本土派的, 亦因此令我懷疑今屆立法會的公正性, 以及有人可能造票, 扭曲選舉結果.

令到熱普城只有一位侯選人當選, 其實並非是市民不支持真正本土派.

林祖 提到...

市民當中當然有人會支持他們,否則鄭松泰也不會當選。
只是,支持度並不是很多,更多人去了支持泛民、建制。
我們也不能說所有支持泛民及建制的人都被蒙蔽。
在香港的政治光諎當中,暫時他們始終是少數派,經過梁游一役,相信未來會進一步萎縮。
不如歐美右翼,可以興起得如此之快。

我的結論是,社會環境未配合。打算以強調族群矛盾來發展政治力量,比外國要難很多。

林祖 提到...

外國的回教移民與傳統基督教、民主自由社會的價值觀,矛盾甚大,這是形成族群衝突的巨大危機。本土港人與內地移民,雖在語言及文化價值觀上有分別,但那種分別並不及回教移民與歐美社會之間鴻溝般大。故此以族群矛盾為號召的政治力量,發展非常困難。若果繼續走這個方向,很可能步向消亡,現在明顯已萎縮當中。

匿名 提到...

本土派最大問題是提倡獨立,熱普城為軟獨立,無法入閘的為硬獨立。無論向那一條路走都會影響到大國間利益,因此阻力會很大。再者,獨立亦沒有什麼可塑性,自回歸以來香港不用向中央交稅,同時亦無需要實行中央法,實際上香港早己成為獨立王國,獨立的政治訴求只能集中推倒香港政府治權,這與飯民反政府角色一樣,而上年旺角暴亂就是唯一可以做到的事,那麼你要香港市民期望本土派做什麼成績出來?本土派要生存必須修正自己的政治方針以建制和執政為目標,不然都是死路一條。

Gordon 提到...

有一點要澄清,真本土派不會眨低新移民,例如梁天琦並非香港出生的,熱普城即使與他不和,卻在選舉前後也從沒有以他出生地來作為話柄。真本土派恨惡的是不文明的,非道德地侵害香港本土人利益的外國人。

林祖 提到...

不必澄清。我相信這裡很多人也不是特別討厭本土派。
只是普羅大眾也不特別喜歡他們罷了,陳雲在選舉中只取得二萬三千多票,比方國珊還要少。
他們應好好檢討,是那裡出了問題,是理論、宣傳,還是形象?
平台是公開的,無論理想講得多高,將自己安在如何高的道德高地,最終選民根據自己意志投票,唔BUY就係唔BUY。
你說選舉有舞弊,那下次就不要參與這個遊戲,而應發動革命,推翻整個體制。
但目前看,號召力仍然甚低,不要說革命,連這幾年搞另一個六四集會,也只有數千人參加,與泛民搞的相去甚遠。
失敗在那裡?不知!你支持他們,應好好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