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6日 星期六

國際局勢急變—俄土破冰




2016年確實是世界局勢大變之年。上半年,土耳其與俄羅斯關係,還因俄戰機被擊落事件而陷入僵局。土耳其被歐美推到對付俄羅斯的最前線,土耳其國力不小,若兩國陷入戰爭,對俄羅斯將是一大隱患,損兵節將程度將比對付中亞那些小國大得多。當人人以為土耳其是歐美牽制俄羅斯的一大猛將,情況卻急速轉灣。今個星期三(8月9日)普京將於聖彼德堡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會晤

巨變源自上月15日發生的一場兵變。差點被軍方推翻的總統埃爾多安認為是流亡美國的土耳其反對派幕後操控,而且美國可能有份參與,要求引導有關人士回國受審,美國拒絕,兩國關係急速陷入冰封。土總統更公開指責「原本以為是朋友的人站在政變策劃者和恐怖份子一方。」

另一方面,政變失敗後,土耳其展開大規模整治行動,從大學到軍校,從軍隊到法官,從公共部門到私人公司無一幸免,拘捕人士數以萬計。惹起了歐盟不滿,認為是民主大倒退,奧地利更批評土耳其沒有資格加入歐盟,土耳其當然加以還擊,看來離入歐路途更遙遠了。

對土耳其政經,小弟沒甚細讀。但根據陶傑一文(見上),原來這位埃爾多安有原教旨主義傾向,同情埃及穆斯林兄弟會,1998年曾因公開發表原教旨主義言論,坐過四個月監,有分析認為這次政變是世俗化與伊斯蘭主義的較量,結果世俗化失敗,更被大清洗,土耳其似乎正一步步走離西方價值,這篇文章有深度剖析。難怪陶傑認為政變失敗是「文明寬容的土耳其」的告終。

近半年的發展,脈骼似乎更清晰了,胡亂猜測一下。土耳其這深度世俗化的伊斯蘭國家,國內本有歐美勢力,尤其軍方。埃爾多安這原教旨傾向的領袖上台本已引起歐美不滿,但看到他極力溶入歐盟,暫且容忍。俄羅斯界入烏克蘭及敘利亞,歐美計劃利用土耳其牽制俄羅斯,受命於歐美的部份軍人於是私下擊落俄戰機,希望令俄土交惡,甚至引發戰爭。

不過埃爾多安知道這是被人利用,不利土耳其發展,土耳其人為何要為東西方冷戰付出戰爭代價?故與俄羅斯關係未有進一步惡化,雙方都十分克制(或許普京亦清楚這一點)。事實上,政變前很多報導已顯示埃爾多安有與普京和解之意,例如政變前十多天,他已向俄方道歉。失去制衝作用,歐美勢力於是與土耳其軍方合謀,清除這位失去作用,又有原教旨傾向的總統。

誰料政變失敗!有傳聞是因為俄軍監聽到土耳其軍方有異動,早一步告知土總統,才避過一劫。可能因此陶傑上文說有神秘原因,差三十分鐘,土總統避過被暗殺。若果屬實,就是普京救了埃爾多安一命。政局詭異!有媒體形容政變失敗是因軍方未有及時終斷互聯網、電訊等通訊,令總統可透過手機發佈消息,號召群眾上街反政變,可能也是原因之一。無論怎樣,此次政變已不知何故地失敗,令俄土重新修好。如此說,這又是歐美外交上的一次重大挫敗,相反卻普京的勝利。歐美人民對政府的信心正在崩潰,而導致這種崩潰的,除了容易解讀的政經政策失效,還有一些神秘的原因在推動。

6 則留言:

Dick Choi 提到...

不難理解神秘力量的幫助。二戰到蘇聯解體再到佔領金鐘的中外大小事情,一直有西方傳來的神秘力量影響着政、經的發展。可從全球資産財富均大部份攏集於西方手中便可見一班。但新世紀開始,該股神秘力量助推的事情巳一步步伸手於亞洲,一隻由該力量養大的亞洲肥羊,巳養肥到是時侯收成了。但現今如普京一般的領導者卻有能力「以力打力」地對抗原始的西方神秘力量。正如香港佔中一事,曾看過一、兩篇由國内及國外文章分析,佔中由西方力量推動,但卻在未到最佳時機時,由亞洲神秘力量把佔中早産而「屈屈而終」。小市民要安全生活,必須以人棄我取的心態,小心大潮流帶來的傷害才是自保之略。

匿名 提到...

陶傑:「豈知因神秘原因...」
真是可圈可點
最近中梵建交大躍進
似乎某些東京正改變傳統權力格局
Joe from mobile

Ryan 提到...

呢獲真係精彩過睇戲,原本以為俄土會大打出手,轉個頭,形勢180度轉哂,原來當日土仔打飛機個黑手係花旗國,穿哂煲穿哂煲!
呢獲花旗國有排頭痕。

匿名 提到...

老美已無力對付普京
惟有挑撥俄周邊國家發動代理戰
但你精我都唔笨
(Joe from mobile)

Simon Woo 提到...

最新既土國政變,大家都心照邊個係推手!
事原當然係土國老細因俄國經濟制栽影響,
而美國佬就無錢支持土國繼續攪俄羅斯!
土國老細而家當然要斬草除根,清除美國佬的“藉根”!
費事再來一次政變!

xyz小站 提到...

都是在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