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1日 星期四

伊斯蘭與法國大選



《上影片:伊斯蘭青年上載介紹庫特卜。 》



《上影片:哈桑班納外孫拉瑪丹公開演說。》

伊斯蘭教在歐洲漫延是不爭事實,除了移民政策,跟近百年來興起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亦有關係。

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是一套回教徒為了應對資本主義問題而提出的神學見解,其興起背景跟共產主義接近。不過發生地點換了中東,並向非洲及中亞地區發展,並隨移民慢慢滲透歐陸。

許多回教國家,如蘇丹、利比亞、阿富汗,原教旨主義本不盛行,有些甚至奉行西化政策,如伊朗、黎巴嫩等,不過其後因為社會矛盾深化,貧富懸殊,原教旨主義火速漫延,改變了這些國家的政治生態。

伊朗就是個好例子,十九世紀初脫離英國殖民統治後曾實行民主選舉的君主立憲,1950年選出摩薩台(Mosaddegh)為首相,但因為主張石油國有化,1953年被美國中情局發動政變推翻,坐了三年監後一直被軟禁至死,史稱「莫爾達德月28日政變」。

伊朗從此被美國一手扶值的巴列維王朝(Pahlavi Dynasty)統治,實行半獨裁,民主選舉有諸多限制,例如婦女沒有投票權,更禁止回教婦女於公眾場合穿回教服飾達數十年之久,又驅逐許多伊斯蘭教學者,包括伊朗原教旨主義精神領袖霍梅尼(Khomeini)。

巴列維統治期內,經濟曾經快速成長,但缺乏民主政治及權力失衡,財富傾斜。1963年至1972年間,城市人均收入增長6.1%,而農村則只有0.03%,幾乎原地踏步,全國80%財富集中在1%的精英階層,如皇親國戚、銀行家、官員等手上。伊朗國王擁有巨富,身家超過200億美元。1973年,未計農村,伊朗政府公佈的城市失業率就高達10%。全國73%工人收入低於最低生活工資。所以,當霍梅尼提出「被剝削者必須造反」的教令,全國一呼百應,揭杆起義,推翻巴列維王朝。

另一例子是埃及,脫離殖民統治後,第二任領導人薩達特(Sadat)跟隨歐美實行自由經濟,引進外資,國企改革,大搞金融服務業,經濟曾以每年8.4%高速增長,但沒有民主政治配合,財富嚴重傾斜,中產階層收入比例由1965年的40.2%下降至1976年的21.5%。1976年,佔人口10%的銀行家、官員等佔去全國近58.55%財富,近半農村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下。

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組織──穆斯林兄弟會迅速興起,成立之初只從事慈善活動,如興建夜校、醫院。80年代初,會員發展到超過200萬人,最初薩達特政府予以包容,並實行多黨制民主選舉。但兄弟會愈來愈多人支持,且針對貧富懸殊等問題,大規模發動示威、遊行、罷工,薩達特政府終於1981年9月一舉取締兄弟會,列為非法組織,又武力鎮壓街頭運動,逮捕大批兄弟會成員,撤銷組織七份報刊,不過,始終動搖不到兄弟會在低下階層的影響力。

薩達特因主張不對以色列動武,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不過,1981年10月6日,兄弟會發動暗殺,解決薩達特,穆巴拉克趁機奪取政權,藉著歐美援助,維持統治直至2011年,因金融海嘯,埃及失業嚴重,終被「茉莉花革命」推翻,穆斯林兄弟會隨後在大選中獲七成選票,取得下議院多數議席。

究竟原教旨主義有何魔力?這就要從了解原教旨主義思潮開始,當中有三位重要的伊斯蘭神學家。

第一位是埃及人哈桑班納(Hasan al-Banna),他認為世界的一切經濟問題皆源自無窮欲望與有限資源間的矛盾,經濟學理論永遠解決不了此問題,只能依靠返回伊斯蘭基本教義,壓抑個人欲望。

簡單理解,例如很多男人都貪圖女色,又因貪色而貪財,導致種種罪惡,如投機炒賣,所以原教旨主義要求婦女「由頭包到落腳」,嚴謹追隨伊斯蘭基本教義傳統,目的就是壓抑慾望。

不過,哈桑班納對伊斯蘭教徒最大的影響力不在理論,而在實踐,他認為實踐理想,不能單靠傳教,伊斯蘭教徒應組織起來,身體力行,將伊斯蘭基本教義體現在國家體制及律法之上,實行政教合一。假若有政府違反伊斯蘭教義,教徒們應用實際行動去改變現狀,包括武力革命。所以,他組織穆斯林兄弟會,在全球成立分支,反抗敗壞伊斯蘭教義的政權,例如1948年初派遣志願人員到敘利亞參加革命,建立訓練營地,反抗當時的殖民統治者,又派志願軍赴巴勒斯坦參戰。

另一位原教旨主義復興的重要思想家是巴基斯坦學者毛杜迪(Mawdudi),他撰寫了多本深具影響力的著作,在《人類的經濟問題與伊斯蘭解決方案》中,他認為當代最大經濟問題是資本主義下,少數人對多數人的剝削:

社會分化為兩個階級,一個人數少的階級,擁有超越基本要求的龐大財富,並利用這些財富獲得更多的財富。另一個大的階級,僅擁有應付基本生活需的財富,或擁有比基本需求更少的財富,或一無所有。

這兩個階級不僅相互產生衝撞、對立,而且無可避免地導致鬥爭衝突,隨著時間發展,窮人階級不斷增加,富人數量逐步減少。相互爭奪的結果是富者利用其財富力量將貧者的財富吸收過來,貧者續漸下滑到更低的階層。

世上的財富正以這種方式一天天逐漸地集中於愈來愈少的人口,大部份人必然逐漸地走向貧窮,並且像奴隸一樣附屬於富有階層。

通過國際貿易,一小撮銀行家、經紀人、工業與商企老闆完全控制了全人類賴以維生,並且逐漸減少的資源。每個人都被迫成為那些工業頭領與財金精英的僕人和奴隸。為了獲取更多財富,這些人已不再顧及正確與錯誤,公正與不公正之間的區別幾乎已不存在。一個富者掠奪或毀滅他人財富使自已更富有,被法律允許。

有違伊斯蘭教義的酒可以隨便釀造及售賣,不道德的場所可以隨便建造,不道德的電影、淫穢的作品、宣揚情慾的廣告,投機買賣成為合法,獲取利息和高利貸機構公然運作,並發明各式各樣的賭博方式。

因此,毛杜迪提出所謂「伊斯蘭國家主義」,主張政教合一,教徒應發動「聖戰」使國家的體制、法律、經濟等,符合伊斯蘭基本教義。聖戰的內容不獨是改造社會,亦包括改造自已,以伊斯蘭原則修身養性。

那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要建立一種怎樣的國家呢?無論毛杜迪或哈桑班納,提出的見解都與另一位原教旨主義學者,埃及人庫特卜(Sayid Qutb)一脈相承。

他認為世界是由真主阿拉創造,世間一切財富名義上屬於真主,人類只是代管真主的財富,根據基本教義,社會存在貧富差距,純因真主想獎勤罰懶,容許人類通過「多勞多得」獲得財富。但絕不容許人類以違反基本教義的方式獲得財富,包括投機賭博、放高利貸、收取利息、開辨色情場所、鼓勵不必要的消費,如飲酒、嫖娼等等。

在庫特卜眼中,既然世上財富屬於真主,所謂私人制及個人財產權並非「神聖不可侵犯」,如果財富來源違背教義,以伊斯蘭原則構建的國家有權剝奪這些財富。他更非常重視「天課」觀念(Zakat)。

甚麼是天課?那是《可蘭經》提倡的五善功之一,庫特卜主張將它法律化,即是立法規定富者定期施捨給老弱傷殘、興建清真寺等善功,這種施捨不是慈善性質,亦非基督教的自願奉獻,而是強制性法律,即是「法定施捨」,違者等同違法,最高刑罰是死刑。在伊朗伊斯蘭革命後,有錢人的「天課稅」是10%。為建構伊斯蘭理想,他鼓勵教徒展開不妥協鬥爭,包括放棄自已,奪取政權、發動聖戰等。

原教旨主義在各地的發展,令許多統治者心驚膽跳,所以極力打壓他們。1949年,哈桑班納在的士上被暗殺。庫特卜一生人大部分時間坐牢,最終被判刑絞死。毛杜迪多次被軟禁,1979年離世那一年,他倡導的伊斯蘭國家主義在伊朗獲得實現。

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多年來被大力打擊,但勢力近一百年內仍然快速發展,關鍵就在於某些國家管治出了問題。從以上提及埃及伊朗的歷史,可知社會愈矛盾,貧富愈懸殊,原教旨主義生存空間愈大,就如法國出版人Jean Robin說,伊斯蘭教是一個「窮人的宗教」,愈窮的人愈會相信。美國歷史學家Bernard Lewis在其著作《The Shaping of the Modern Middle East》則認為伊斯蘭教能廣泛傳播的深層原因是國家「橫徵暴斂,政府貪污腐敗,教會烏煙瘴氣,富豪驕奢淫逸,百姓水深火熱,社會兩極分化。」

再簡化一點理解,面對當今金融危機、金融霸權,少數人犯錯,多數人埋單,若有受害者求教於宗教,遇上不同教徒......

基督徒會跟他說:「你為他們的犯錯祈禱吧!上帝自會改變他們,打救你!」
佛教徒會跟他說:「人世間的財富並不重要,你放棄吧,你放下吧!
伊斯蘭原教旨教徒會跟他說:「他們敗壞真主,拿起刀槍搞革命吧!」


這就是原教旨主義的邏輯!拉登如何產生?為何一個富豪會放棄沙地的豪宅美女,走到阿富汗搞聖戰,思想根源就在原教旨。

小弟重申,介紹這些原教旨主義理論,不表示小弟認同他們的說法。相反,部份理論可能產生獨裁教士階級,特別是原教旨主義者對金銀的態度,他們搬出《可蘭經》提及:「窖藏金銀,而不用於主道者,你應當以痛苦的刑罰向他們報喜。在那日,要把那些金銀放在火裡燒紅,然後用來烙他的的前額、肋下和背脊。」(可蘭經第九章34-35條)

政教合一,若沒有「黃金是貨幣」的種種原則監督,小弟相信權力制衡會失效,最終亦會敗壞他們倡導的「理想伊斯蘭世界」。不過,只得部份金甲看通有何用?佔人口多少?原教旨主義者可是有全球幾十萬座清真寺幫手宣揚。

2012年法國大選,薩爾科齊(Sarkozy)對決奧朗德(Hollande),難分難解!法國的伊斯蘭勢力強大,不利伊斯蘭的社會政策討論一向被視為禁忌,例如限制伊斯蘭移民,伊斯蘭化嚴重令國內極右組織抬頭,薩爾科齊為了增取他們支持,公開表示討論回教移民問題「不應被視為禁忌」。

結果引起伊斯蘭教徒不滿,過百伊斯蘭領袖公開宣示全國教徒,投票給奧朗德才是正道,聲言對伊斯蘭教徒,沒有甚麼比投票給奧朗德更重要。(見下連線)

http://www.thenational.ae/news/world/europe/french-mosques-in-the-election-front-line

在瑞士從事伊斯蘭神學研究的拉瑪丹(Tariq Ramadan)更公開批評薩爾科齊是刻薄與謊話連篇。拉瑪丹是誰?他就大名鼎鼎的班納哈桑的外孫,為了宣揚伊斯蘭傳統,多年多留在歐洲著書立說,被譽為伊蘭斯教的「馬丁路德」,名著《The Messenger》引起巨大回響,獲許多歐洲人支持,他極力批評西方價值觀及制度引至社會矛盾及階級對立。香港的文化人梁文道曾介紹其作品。(見下連線)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35602

結果,總統大選,奧朗德擊敗薩爾科齊!這是伊斯蘭於法國一次重大勝利,歐美陣形中堅的法蘭西共和國,已無可避免地向「伊斯蘭化」前進!

原因何在?因為在歐美的現有貨幣制度下,隨著債務累積與經濟危機,加上新興國家的挑戰,獲得資源已遠遠及不上殖民時代,歐陸的貧富兩極化,少數金融精英對多數人的剝削將會加劇,這大大有利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於歐陸發展。

2008年,隨著金融危機爆發,法國經濟每況愈下,愈來愈多人墮入貧窮,法國伊斯蘭組織聯合會EOIF宣佈,全法國600多座清真寺於齋戒日向非教徒開放,免費贈予食物,並成立「The Muslim Soup for all Organization」,經濟危機造就了伊斯蘭發展的良機。

再過五十年,若有一天,法國出現一位滿面鬍子,身穿回服的總統,或者出現巨大的宗教、種族衝突,並沒有甚麼值得驚訝!宇宙動力時刻發揮作用,國家的衰落、興盛、改變,往往在一些多數人不為意的事上發生。一種制度,如歐美的貨幣制度,興起的同時,亦往往隱藏著自我毀滅的機制。

1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Jo兄,
佩服你,論金銀、經濟、政治。你是怎樣找這些資料、網頁呢?有些更是伊斯蘭文而非中英文,我想像不到你用什麼方法途踁找這些資料,請指教
BC

Jo 提到...

時間, 慢慢找.

Charen 提到...

祖兄好似仲有好多野未講咁...
如果我無估錯, 呢篇只係前奏,
p.s.今晚ATV王SIR個徒弟用左你D資料, 講羅富齊和洛克XX家族...

Jo 提到...

暫未有野再續.

Charen 提到...

請教各位何謂: 跨 境 資 本 流 動 反 覆 波 動?

Charen 提到...

政教合一,若沒有「黃金是貨幣」的種種原則監督,小弟相信權力制衡會失效,最終亦會敗壞他們倡導的「理想伊斯蘭世界」。不過,只得部份金甲看通有何用?佔人口多少?原教旨主義者可是有全球幾十萬座清真寺幫手宣揚。
==================
總覺得用這個方法強行將金本位與權力制衡連上關係的論點解釋得有點牽強...

Jo 提到...

牽強在那裡?要說明呀!

匿名 提到...

gold 2000 go go go

匿名 提到...

try this~~

http://www.actuaryjobs.com/asia.html

http://www.careerjet.hk/actuarial-assistant-jobs.html



你今日揾左未呀?

Gordon 提到...

謝謝Joe兄,又學到好野了.
加深了對可蘭經的認識.

Jo 提到...

一個教能發展到十幾億信徒,自有其過人之處!不能簡單用污穢形容!

Charen 提到...

有D好奇想問下伊斯蘭教是否像基督教般:信徒要證明畀非信徒睇真主是存在的、常與我們同在、有歷史和聖物證明...??

Charen 提到...

大家信唔信?
美:沒有病毒令人變殭屍 食人奇案接連 惹殭屍橫行謠言
http://hk.news.yahoo.com/%E7%BE%8E-%E6%B2%92%E6%9C%89%E7%97%85%E6%AF%92%E4%BB%A4%E4%BA%BA%E8%AE%8A%E6%AE%AD%E5%B1%8D-%E9%A3%9F%E4%BA%BA%E5%A5%87%E6%A1%88%E6%8E%A5%E9%80%A3-%E6%83%B9%E6%AE%AD%E5%B1%8D%E6%A9%AB%E8%A1%8C%E8%AC%A0%E8%A8%80-213346958.html

Jo 提到...

所有宗教都會想證明自已所信為真!

匿名 提到...

Jo 兄, 有興趣研究下香港的伊斯蘭問題嗎 ?

香港遇到的矛盾, 可能早過法國爆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