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7日 星期二

金文兩篇


近半年講金文章不多,難得今日信報有兩篇,一篇Gordon兄已貼,林行止所寫。(見下文),另一篇出自畢老林,題為《金價歷史重演?No Way!》

畢老林主要是講,當下金價的形勢與80年代已完全不同,就算其中一個角逐總統參選資格的金里奇重提推出列根時代的「黃金委員會」以壓抑金價,但金里奇提出後,選舉竟連番失利,更好笑是金里奇竟同時提議委任兩名金甲蟲,Jim Grant及Lewis Lehrman(見上圖)做黃金委員會領導。

另一方面,著名金甲蟲Ron Paul競選角逐總統資格竟最得意外好成績,更重要是連格羅斯、麥嘉華相繼無喱頭挺Paul。看來政治風向正在改變,與我在馬田第九集說的有點吻合,那些人不一定仇恨黃金,當他們手上儲了足夠黃金,整個遊戲就會倒轉來玩。像1869-1900年那次一樣,用30年時間反回金本位。略奪了大多數沒有黃金的人的財富。他們厲害嗎?未必,這不一定全盤由他們計劃出來,或者只是先知先覺,懂得順著歷史的風向而行,但大多數人不會懂。

--------------------------------------------------------------------
《林行止:增印纸币利率偏低 内地推动金价看升》

一、聯儲局二○○九年三月第一次及一○年十一月第二次「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QE〕,二○○一年三月日本央行首行此法,稱「量的金融緩和」),會帶來什麼長期效應(後遺症),至今仍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美國經濟因此沒有在「金融海嘯」中受致命重創,只是餘波所及,歐羅區經濟殘疾已不可救藥……。受惠於QE1和QE2的,最明顯的是金價!在QE1之前一個月的二○○九年二月二十日,美元、歐羅、日圓及澳洲元金價依次為一○○二、七九六、九四四一○及一五七二,在實際通脹率似有若無的條件下,至去週五的二月三日,它們分別上升百分之七十四、六十五、四十一和三點四(金價升幅多少與有關貨幣兌美元匯價強弱成反比)。短短三兩年有此升幅,金甲蟲「飲得杯落」!

「量化寬鬆」意味聯儲局「曲線」印刷美鈔,QE接踵而至,等於貨幣供應量增幅遠遠大於黃金產量,後者價格上升,天經地義;雖然實際通脹因種種因素而漲不起來,然而,聯儲局(其實是包括人民銀行在內的各大央行)開動印鈔機,大眾普遍有通脹心理預期,黃金有抗通脹功能的傳統智慧(在投資市場,投資大眾雖然眼睛雪亮但由於時機拿捏不准經常虧損離場,「傳統智慧」靠不住)根深蒂固,金價升幅因此可算淩厲。

在投資黃金上,傳統智慧不可靠(上世紀六十年代名家葛爾布萊斯〔J.K. Galbraith〕已有令人信服的分析),從走勢看,黃金早與通脹脫鉤,這即是說,如今通脹低位徘徊,金價升勢甚勁,日後通脹甚至惡性通脹肆虐,金價掉頭而下,亦未可知。一加一等於二是簿記員的計算,會計師、核數師和不隨波逐流的投資者,各有各的盤算,可以肯定的是一加一不等於二,這等於說投資理論要活學活用,隨機應變。

事實上,自從一九七一年八月十五日尼克遜總統宣佈美元與金本位兩不相干之後,金價有一段時期與通脹共進退,不過,金價與通脹同步升降的情況,近年已變調;從種種跡象看,黃金已成為「政治金屬」(Political Metal)。「政治金屬」等於說金價受政府操控!

金價與通脹無關(說關係不大便沒語病吧),卻和利率多少有關。在這種情形下,雖然從○九年二月至今美元金價—即使昨天微挫,已升了七成強,而聯儲局主席貝南奇在龍年正月初三一月二十五日)斬釘截鐵地宣佈「零息政策」(ZIRP, Zero Interest Rate Policy)會維持至二○一四年,意味持金沒有(只有極低)資金成本(持實金當然有存倉成本及手續費),「零息」具鼓勵投資者購金的作用,彰彰明甚;在這種環境下,表面理由是美國政府由於大選在前不能「節約」而其實是「大花筒」死性難改,一月底國會批准現年度財赤一萬二千億美元(見一月本欄的「 ),恐不夠用,要追加;加上QE3呼之欲出,看來黃金美元價仍在上升軌道之中!經過「金融海嘯」之後,大家知道投資銀行家的話不可盡信,惟一月下旬摩根士丹利致客戶的通訊指中國和印度央行大購黃金,使它達致「未來兩年每季金價(quarterly gold prices)都上升」的預測,則不妨參考(它還看好數種持有巨額現金的金礦股。這是題外話,表過不提)。

二、事實上,在各國爭印紙幣、利率近零及歐羅財政危機沒完沒了的情形下(即使希臘問題解決,葡萄牙、義大利等的財難馬上提上議程),有餘資且「自愛」的國家都在吸納黃金。俄羅斯「收金」近五年;伊朗央行則揚言拋美元購黃金已久,德黑蘭總商會(Chamber of Commerce,和香港的不同,應為「國營機構」)二月一日公佈該國有美元外儲一千二百億外加九百零七噸黃金(用意在指伊朗有的是錢,不怕西方國家禁運升級),如果所言不虛,這些黃金為近年增持(據說平均購入價僅六百美元),令伊朗取代俄羅斯成為世界第八存金最多的國家。

據路透社(Thomson Reuters GFMS)透露,中國和印度人民對黃金有偏好,去年兩國消費者購金量占全球百分之四十二。美元外儲多得不得了的中國,黃金交易非常活躍,去年上海期交所的黃金期貨成交額便「按年」增百分之一百七十九(金額達五萬一千億人民幣)。中國人收藏黃金,傳統習慣固是原因(在近千年的紙幣歷史中,人民有多次因為政府狂印鈔票令其購買力「插水」的慘痛經驗),而過去兩年的負利率以至股市和樓市俱乏生氣,亦為不可忽視因素。

以中國現行政治制度,政府不准許不鼓勵的事是無法興旺起來的。在現階段,北京鼓勵人民投資黃金。揆其原因,第一是購金有減少市上遊資的效應,這意味可用于會影響民生的投資的資金相應下降;第二是政府因此會進口更多黃金,藉之使貿易盈餘收窄(據說去年中國進口四百噸黃金,以現價計約二百四十億美元,為全年一千五百五十億貿盈的百分之十五);第三、在必要時,政府有能力有「工具」可隨時充公或強買「私人藏金」,這點想法香港人聽來像天方夜譚,但內地「先富起來的人」知道政府的「厲害」,對此多少有點憂慮,這正是為什麼那麼多內地人設法把資金移出境外的底因!當然,去年內地美元金價升百分之十點四,面對樓股雙疲,有較多資金流入金市,不難理解。據北京政府公佈而西方論者不敢盡信的統計,中國目前的存金為一千零五十四噸(○三至○九年間增加四百五十四噸),但民間藏金達三千五百餘噸。公私加起來中國國境內有黃金四千五百五十四噸,約為美國存金八千多噸的百分之五十五;中國私人購金熱潮若持續,到了二○二○年,中國國境內的存金極可能比美國的多!

人民幣供應量大幅增加,亦是在樓股似無可為的情況下使黃金受惠的主因。去年M2「按年」增百分之十三點六(與同期金價升幅相若),實際數字為八十五萬二千億人民幣(約合十三萬五千億美元,同期美國M2九萬六千億、日本十萬零五百億),那等於人民幣成為推動金價上升最重要的單一貨幣,這種情況令內地投資者更傾向持有黃金,理由有二。第一是過去數年尤其是「金融海嘯」之後,人民幣匯價強勁,持之有益,但未來是否如此,以近來「人民幣再升空間有限」之聲甚囂塵上看,人民幣兌美元升勢也許大幅放緩甚且「暫停」;第二是紙幣印得多而利率與通脹率平行,貨幣購買力下降的可能大於一切。僅此兩端,在股樓低迷之下,內地人民購金的熱潮只會加熱而不會降溫!

和對所有物資的價格有舉足輕重的影響一樣,內地購買力不容小覷,這是金價仍應看好的原因。

13 則留言:

Gordon 提到...

林先生這篇文章寫得很出色,值得保留和有很多討論空間。

只是我略微覺得美中不足是他只計算中國可能沒收國民黃金,但不計算老美沒收國民黃金的可能性,沒將美國國民和外國存放於老美的黃金計算在內稍為可惜。

Gordon 提到...

另外,傳聞印度民間共有黃金超過一萬t,他卻又沒將印度計算在內。

Jo 提到...

黃金既為政治金屬,每個時代的政治形勢皆不同,權力此消彼長亦不一樣,所以很難單以通賬或利率去推算!

Jo 提到...

除了林行止這篇,畢老林那篇亦精彩,似乎應驗了馬田第九集所說。有人正計劃慢慢實行金本位!(或將黃金重新納入貨幣系統),已開始安插旗子,但我相信若真的實行,可能要用10-20年去推動!

大時代來了!

kidthief 提到...

MA同FOFOA都話 leave GOLD as a free asset. 其實邊嗰國家先沒收黃金=承認國家的錢購買力有問題. 自己人同其他國家的人都應該會帶走啲金...

Jo 提到...

率先強制以低價行金本位亦一樣係=承認國家貨幣購買力有問題。

簡單講,即是掛錯價,如美國強行以35美元掛勾,國外卻炒高3倍,如果當時有一個金市規模可與之相比的國家,或金產量佔世界第一國家唔跟,個掛勾價肯定崩潰。

今日局勢大變,好戲在後頭!

Jo 提到...

貨幣購買力有問題源自:

1/ 國家生產力下降
2/ 稅收增加→稀釋了購買力(包括印鈔)

kidthief 提到...

掛勾過高,過低都唔得,都係等自由市場去做

到時我覺得好多野會搵黃金做參考(reference point)如果冇左就...

Jo 提到...

但係要完全實行leave GOLD as a free asset,難度好高!盡力實行,經一段時間亦可能受破壞。

1/ 一國之內之金礦屬於誰所有?

如果是政府所有,如何防止政府運用手上資源去影響金市供求,從而影響自由浮動的金價?就如香港地價要做到自由市場根本沒可能,因為供應控制在政府手上。

2/ 如果金礦不屬於政府,那屬於誰?又如何防止此人或集團影響金市?

嘉芙蓮 提到...

那有不manipulate的地方?free asset 只是理想。

wahd 提到...

It is said that under "reference point gold", government can use its gold reserve to "manipulate" the currency value in order to regulate import/export. The gold in people's hand is a store of value (purchasing power). If export is higher than import, gold flows out of the country. The gold price of the currency will rise hence the lower value of the currency, that in turn stimulates export and hinder import of the country.

When gold price rises this will lure some people to dishoard gold for exchange of goods. When gold price drops this will attract people to park most of their currency back to gold.

All this sounds like a well balanced system.

kidthief 提到...

金礦應該屬於政府,自由浮動的金價係只有實物,政府運用手上黃金影響金市供應,去到一個地步應該唔會再有實物黃金出現.

當金去到一個價格,如果金同錢(紙)都可以購買到一樣野 ie:車,樓,應該冇咩人會用黃金去買

Blogger 提到...

By using BullionVault you can obtain physical gold & silver by the gram at current exchange exchange rates.

Create a free account today and get 4 g's in free silver as a sign-up bon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