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1日 星期六

右翼土壤源自利益衝突 / 德國體育設施變難民營






社會衝突往往源自利益矛盾。百萬難民湧德,政府沒有足夠資源安置,全德出現了許多民用設施改建而成的「難民營」。其中最熱門是空間闊落的體育館、運動場。柏林曾有四十多個體育會同意借出場所安置難民,但最近已反對有關計劃。柏林運動員協會主席Gerhard Janetzky表示,計劃沒有咨詢任何人,政府的安排等同禁止人們成為運動員,完全沒有考慮他們的福祉。

左翼思潮主導下,暫時只有少數人有膽量像德國新興極右組織PEDIGA(愛國歐洲人 反伊斯蘭化)般,站出來反對政府的難民政策,但幾可肯定心裡一定有怨言。設身處地想,如果你子女學校的體育館、附近公眾運動場都變成收容難民地方,沒地方跑步、健身,熱愛運動的子女親友沒地方練習,心情會如何?內心或許同情難民,亦會埋怨政府處理不當。

不站出來反政府的難民政策,不代表不會運用選票說不,這將對今年默克爾選情不利。身邊很多人仍然未明特朗普興起原因,那就是源自人類最原始的欲望—維護自已利益。萬一默大嬸「出事」,將危及整個歐盟存活,又會影響歐元,再影響經濟。

難民問題源自中東、非洲紛亂的政經社會環境,尤其敘利亞內戰。敘利亞內戰源自2011年中東茉莉花革命。無論茉莉花革命是誰策動,或陰謀論地看由誰暗中推動,都不重要。徵結是推動或策劃者不能於推倒敵對勢力的同時,恢復穩定和平,而這又涉及敵對勢力的政經及軍事實力,不能穩定大局既可以是自已能力問題,亦可以是敵方能力提升。簡單來說,過去數十年,歐美主導下的世界秩序正步向崩潰。良禽擇木而棲,地球上沒有一種生物喜歡生活在生命財產受威脅的地方,難民問題亦由此而來。

不要看小這些體育館、運動場被佔用的影響,一方面可導致本土德人國仇外情緒,動搖社會穩定。同時因為阻礙國家運動員訓練,可能影響國際賽表現,政府管治威望亦受打擊。最終成為人民對政府信心下滑的因子。社會、政治、經濟相互影響,政府管治受質疑,以政府信用為依靠的德國歐元國債長遠是好是壞,很容易判斷吧。

3 則留言:

Simon Woo 提到...

歐盟解體已可預見!

匿名 提到...

大部份人仍未為此作準備。
身邊還有不少人說要低吸歐元。
Joe from mobile

孻姑 提到...

一個字,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