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

Attention!加息引發短期波動




美國加息,再成近期金融市場熱話。加抑或不加?各路分析分歧頗大,就算聯儲局口風亦天天不同,鴿派說應考慮加息,言猶在耳,又有官員說不急於加息。特朗普演說時則指摘黑人總統向聯儲局施壓不許加息。(此處可見特朗普對息口的看法,亦難怪他不受華爾街歡迎,亦難怪縱使希拉莉身體不勝選戰負苛,都要死撐到底。)

小弟最關心的是加或不加對市場的影響。誠如以前寫過的文章,加息長遠有利股市(尤其美股)及金市。不過短期而言,很大機會大跌。回顧去年尾(2015年12月15日)聯儲局將息口從0.25%提升至5%,對市場做成的震動可見,這次若加息,結果很可能出現相同情況。

圖畫其實很清晰。金融海嘯以來,美元低息,令美元借貸迅速增長,尤其公司發行的美元公司債(即是企業於市場集資借入美元),清還及支付利息當然用美元,美元加息,導致美匯上揚,美元拆借成本隨升,這些公司借貸成本隨之增加,打擊企業盈利甚至觸發企債違約,以私企為主的股市當然會受沖擊。

看看上兩圖,企業發行的美元債務,自金融海嘯以來增幅顯著。亞洲國家如印尼、印度,相對2005年,2015年增長超越十年前。當中以中國最誇張,佔去全亞洲35%,喚言之,2015年亞洲發行的美元定息企債中,35%都是由中國企業發行(相對2005年大增3倍)。所以當2015年底美國加息,中國股市首當其衝,跌幅巨大,然後因為中國市場震動,連鎖沖擊港股、美股。

中國房地產公司佳兆業(1638)的美元企債違約是典型例子。不過當息口穩定下來,市場認為短期內不會再加後,中國企業發行的美元債又再度熾熱起來,根據報導,2016年的發行金額又再超越2015年同期(第一季),價量齊升,成為最搶手的企債。為何見過鬼不怕黑?不怕美國加息,再次沖擊中國企業盈利,違約重現嗎?火中取栗的利潤可觀,加上相對很多國家,中國經濟增長依然較佳,資金怎會不流向中國企業美元債。資金追逐下,自然又會吸引一些不健康中企混水摸魚,然後又會吸引一些小投資者加入吸債行列(包括小弟早前提過的債基、直債槓桿),相信泡沫經已形成。

不難想像,若美國再加息,抽緊銀根,將觸發新一輪中企美債違約潮,中企流動資金出問題,中國股市、港股、美股無可避免將再受沖擊。現在離2015年美國加息已快一年,加息壓力正逐步加緊,加或不加,沒有人說得準,但回顧歷史走勢,常識告訴我們,從1980至今的減息潮已運行了36年,英國息口更跌至323年以來最低,未來是上是落,其實頗為清晰。

美國總統選戰有結果前,相信聯儲局會以穩定行先,不會貿然加息,但之後就很難說了,將有甚麼因素觸發美息上升?是特朗普當選,政策改變?抑或其他?有股票在手的要小心部署。黄金白銀的前景反而愈來愈光明,回看上次加息,金銀站得相當穩定,些微下跌後横行兩三星期,之後就展開升浪至今。小弟估計是因為股市短期受沖擊,加大了市場避險需求。

6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http://www.uux.cn/viewnews-81963.html

奥巴馬是美國最後一位總統????

lai soros 提到...

不可能最後一位。

林祖 提到...

有點匪夷所思!

不太信!

匿名 提到...

一個龐大的網絡總統只是經理級

Frederick Cheung 提到...

如果要奧巴馬要成為最後一任總統,都有一點可能性.假設美國再參與一場大戰(不一定是世界大戰,可以是支援盟友跟另一個大國開戰),或國內發生大動亂,總統便可宣布國家處於緊急況態,甚至實行軍法管治,到時便可把大選延期至取消緊急況態(即無限期押後).

匿名 提到...

又或者是美國的一些當權者把黃袍加在他身上, 奧巴馬稱帝 !!
誰反對, 誰死, 那樣他們的利益就可以千秋萬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