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8日 星期四

特朗普冒起加速美國社會衝突





美國總統選戰,從彎道進入直路,相信大家已從各路媒體得知選情一二,特朗普VS希拉莉己成最後定局。剛從CNN看到某機構做的最新民調,特朗普的支持率反超希拉莉5%。某機構做的某個民調當然不可盡信,民調機構亦需要資金運作,背後涉及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就如早前英國公投,被發現有人下了重注,影響博彩公司賠率。關於美國選情,看過坊間很多評論,就算所謂國際關係專家亦會預測出錯,去年此時沈旭輝還說特朗普當選機會近乎零,料不到人家今天已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特朗普風格,爭議甚大,若勝出選戰,會有甚麼後果呢?坊間大致有幾種分析。有一種「大局壓倒個人派」,如沈旭輝,大致認為管治美國是一個龐大系統,不是一個人說了算,特朗普只是為了選戰才發表「偉論」,講與做是兩回事,最終亦要服從於整個系統。陶傑也有類似看法,認為特朗普說法不可信,若勝出,政策會被逐一修正

有一派則對特朗普持主觀性的「悲觀態度」。簡言之,認為他當選將帶來巨大改變,震動太大,所以希望維持現狀,反對改變(其實即是反特朗普)。香港泛民主派及其支持者如「壹傳媒」便是代表。近半年來,多次在旗下媒體「反特朗普」,包括這篇《蘋論》(特朗普總統將令天塌下來!),作者認為特朗普當選,全球局勢將面目全非。又例如《壹週刊》楊懷康此篇《盼強人之再世》,直接攻擊其德行、為人。泛民學者鄭宇碩在《中美關係與特朗普》中更認為他當選,美國在亞太地區對中國的制衡力量將減少,此文並在華人民主書院網站發表。可見香港泛民陣形對特朗普存有極大顧慮。

小弟估計這有兩大原因。一,特朗普宣揚的政策有違泛民推動社運及抗爭的「普世價值」原則基礎。舉個例,泛民曾協助菲律賓女傭爭取居港權,若世界民主大國放下包容,奉行己族優先,本地政治組織協助他族爭奪本土社會福利資源,又如何說得過去?更大問題是泛民宣揚政策時,經常以歐美民主國家做標準,若民主大國改變某些標準,如對付恐怖份子用不人道極刑或不經審訊,泛民經常用來反政府的「標準」就會動搖,標準變成了泛民自己的標準,而不是民主大國的標準。

二,泛民可能受美國政府機構某種形式的支持,特朗普既以美國本土利益優先為綱,他日當選,這種支持可能出現變卦或不確定。所以小弟才說這是主觀性的「悲觀態度」,他們認為特朗普不好,只是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

眾多分析中,小弟認為施永青看法最中肯。關於特朗普,施老闆發表過多篇文章,如《特朗普冒起的土壤》、《從特朗普看美國的國運》、《特朗普在美國不乏支持》。概括而言,他認為特朗普的興起是美國社會改革不力,人民不滿的結果,是美國政經敗壞(楊懷康在《盼強人之再世》亦有論及)為特朗普提供土壞,而非特朗普冒起,美國政經才走向敗壞(施老闆亦認為特朗普不利美國發展)。

最近一位移民美國八年的大學朋友回港渡假,話題當然離不開總統選戰。朋友住在德州白人社區,是共和黨傳統勢力範圍。她說美國人一般很少在公開場合透露政見,所以對特朗普冒起頗感突然。但細想後,她覺得特朗普獲得如此大的支持,主要是他說出了很多白人以往不敢說的心聲,如反對過多的移民。

為何啞忍多年的心聲,今天卻要通過將選票投給特朗普宣泄出來呢?馬田在《Expect Riots of Nationalism After 2015.75 To Pick Up Steam》等文,曾多次提及美國正統史書甚少提及的1844年費城排外暴亂,馬田認為此乃1839﹣1843年債務危機引致經濟下滑的結果(簡單詳情可參考此文)。危機前後長達六年之久,人民將不滿發泄在新移民身上。可是,社會衝突無助解決經濟問題,反而造成更大經濟損失,美國陷入了一段紛亂時期。

經濟問題導致人們走向現實,更關顧自身利益,小我膨脹,不再空談理想,或許就是特朗普冒起的土壤。特朗普還未成為總統候選人,施老闆已在《世界民情開始逆轉》解釋了這種情況,並認為特朗普並非沒有機會勝出,現在回看,商人的分析力不比大學教授、學者遜色。

無論最後特朗普能否勝出,有一點可以肯定,此君似乎開啓了一扇社會衝突之門,由最初的陪跑小丑一躍成為總統大熱,證明排外、本土優先、極端、種族主義等有市場,包容、普世價值在傳統歐美民主國家正逐漸走到盡頭。選票利益之所在,就算特朗普最後落選,往後亦不難有同類人物興起。社會衝突將會加劇!

從古到今,合作是促進人類社會生產力進步的動力,衝突無補於事。普世價值並非新鮮事,波斯帝國、羅馬帝國等已有,小弟在此文亦提過波斯帝國有一位鼓吹普世價值的居魯士大帝。帝國愈龐大,民族必然愈多,愈需要內部和諧,維繫彼此合作,美國興起亦得力於此。當一個多民族帝國內某一龐大族群(如美國白人)開始遠離這種價值,內部衝突加劇亦可期。政府無力維繫社會和諧,人民會對她失去信心,故有人預期特朗普當選,金價將升至1850美元,小弟認為並非瞎猜。帝國的沒落由一連串的事件組合構成,環環相扣,無法挽回,新舊交替,歷史必然。

題外話:

朋友並提到一件頗令小弟驚訝的事,她說有個美國土生土長的相熟朋友,夫婦二人與克林頓夫婦相熟(熟到甚麼程度就不知),有次這位朋友的丈夫外行,克林頓竟私下約會這位朋友,朋友拒絕,他就直接找上門,打發他走後,這位朋友告知丈夫,丈夫大為震怒。後來在一次偶然機會下,這位朋友將此事告知希拉莉,得到的回復竟是「只要一日丈夫仍然是官員,我都不會理會這些事。」後來,彼此多年友好亦終結。

7 則留言:

Ryan 提到...

老公出軌可以當無事,呢個女人都幾忍得,果然係食大茶飯嘅人。等左8年,終於比佢有機會上位。

Dick Choi 提到...

如果此提外話當真,希拉莉必勝!!

Simon Woo 提到...

網上有文預言說2年前已選定特朗普為新總統,不過會被暗殺!

林祖 提到...

我相信我朋友所說。

匿名 提到...

I'm voting for Gary Johnson.

otherworld 提到...

拍咗好多年的美劇The Good Wife,被人稱為幫希拉里選舉熱身的片,當年呢個猜想出來時仲好多人笑話唔係呀嘛~依家睇返真係一盤大棋。

lai soros 提到...

他們認為特朗普不好,只是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