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5日 星期日

希臘:擠兌與買金








消息來自英國皇家鑄幣局—希臘人買金避險,媒體也有報導,但局方沒有透露詳細數據,只知希臘銀行2015年1月份賣了5849枚英國主權金幣(Sovereign Coin)(上圖),比起2014年第四季賣7857枚,升幅顯著。確切地說,應該不是希臘人買金避險,而是希臘「較有錢的人」買金避險。通縮下要繳稅及應付生活開支,還有餘錢買金,相信生活還不錯吧!

同告上升的還有希臘國債孽息。三年期國債孽息從去年10月開始上升,由大約4﹪升至2015年2月中約18﹪。最厲害2月8日,當希臘新任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表示他仍然計劃退出援助計劃時,孽息立即上升3.24%至21.24%高位,其後才回落。

另外,希臘銀行體系出現擠兌了(見上圖),根據希臘四大銀行數據,1月份最少有110億歐元被提走,連同齊普拉斯領導的政黨Syriza勝出希臘大選後,儲戶領走的存款,總額超過150億歐元。通縮及貨幣流速下滑之下,更多貨幣撤離銀行體系,意味著更多貨幣被藏窖起來,相信當中有部份轉換成黄金儲藏。

希臘人買金與當地政局劇變有密切關係。相對2012年,剛完結的大選,極左Syriza及希臘共產黨(KKE)選票同告上升,其他政黨則全部下跌,包括小弟曾提過的排外極端右派組織金色黎明(Golden Dawn)。左派上台,意味著政策將向貧者傾斜,對富者是個壞消息。

第一,左派以削債及反緊縮為政綱勝出大選,上台後立即與債主及歐盟周旋,目標離不開削債(不還或減少還款)、低條件援助(借錢但不行緊縮),否則威脅脫歐,似乎沒有理會希臘自己的銀行亦持有本國債券。這種政策傾向無疑加深國債違約風險及希臘本國銀行體系安全。

第二,若歐洲屈服於希臘左派政府,其也歐豬國亦有樣學樣,那在可見將來,歐元量寬的幅度將非常巨大。看看歐元金價圖,相對於港元、美元、人民幣,自2011年高位下跌計,跌幅相對小,近月歐元對美元貶值下,更大幅反彈,因為國際金價是以美元計價。量寬下,歐元繼續對黄金走貶的機會很高。

第三,左派政府可能向富人開刀。數年前法國左派社會黨上台後,開徵了75﹪富人稅,希臘富人不會不知吧。香港人或許沒留意,希臘人卻很清楚新任總理齊普拉斯的背景。年青時曾是希臘共產黨共青團成員(KKE Youth),曾公開讚揚毛澤東,並表示中國文化大革命的背後理念很重要。齊普拉斯與妻子於共青團認識,兩人都是無神論者,所以成為首個沒到東正教宣誓就職的希臘總理。這種人領導下的希臘,你說富人怕不怕?麥格理銀行分析師Matthew Turner分析不錯。他說:「有一件事所有人都很清楚,當你的貨幣將會貶值,最好是持有黄金……這件事很容易理解,希臘人因為懼怕失去他們的金錢,所以購入黄金。」

第四,富人怕的不單是政府向他們荷包開刀,更重要是貨幣系統風險。萬一希臘脫歐,就會重新發行自己貨幣。歷史上,負債累累,入不敷支,陷入財政危機的政府,發行新幣時往往像打劫。上圖是汪精衛政權時發行的法幣—中儲券。日治時期佔領區,民國政府發行的法幣仍然流通,日本人規定民眾以1比1兌成日本軍票。可當汪政權成立,發行中儲券,竟規定以2比1將軍票兌成中儲券,然後到1945,民國政府重光,竟要求以1民國法幣兌200中儲券。兌換率是法律規定,過了兌換期,舊幣作廢,不被政府承認,不能交稅或繳付政府收費。

希臘於2001年入歐,政府以1歐元對340德拉克馬(入歐前的希幣)兌換人民手上的舊幣。試想想,如果不久將來希臘脫歐,政府重新發行德拉克馬,為了解決債務問題,定出官方匯價,規定所有銀行存款以1歐元對170兌換成德拉克馬,並且以相同匯率清還舊有的歐元國債,欠100億歐元就還17000億德拉克馬,而德拉克馬發行量跟入歐時相同或更多,那會怎樣?如果將來德拉克馬國際匯價下跌,低於希臘官價,你是希臘富人,想提取歐元出國賣,換取更多德拉克馬,今天不先提走銀行歐元存款,到時便可能被迫接受官價。

希臘人買金,對金價有推動力嗎?希臘經驗規模小,推動力亦不會太大,但如果有天發生在經濟規模較大的歐豬國家,那就大件事了。銀行擠兌與買金,反映了希臘人對現在,以至將來的貨幣都十分擔憂,惟有購買雙重保險。

4 則留言:

狗股小子 提到...

預祝金甲蟲兄羊年金銀滿屋!

嘉芙蓮 提到...

只要一天人們對美金仍然有信心,金價還不會大升。

fatclimber 提到...

個coin 好正,邊到有? ^^

Jo 提到...

香港未見過!英國先至有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