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日 星期四

祝福



個個都在講佔中,場面好感人,我也去了支持,因為希望推動角力雙方和平解決問題。但發展至今,已超出很多政府的容忍能力,相信政府會武力鎮壓,並已為此作出了部處及準備。爭取自已的利益,沒有甚麼錯,但一定要作最壞打算,萬一政府武力鎮壓,要有甚麼準備?無論你為乜去佔?一句,萬事小心,遇上甚麼事,迅速離開,保護自已。希望見到香港流血的人不要得戚,我相信社會經過短時間動盪後,會走向穩定!

18 則留言:

Gordon 提到...

Jo兄,
高興你分享佔中感受。
如果武力鎮壓使用的傷害性武器再升級的話,例如用象膠子彈,甚至裝甲車。

但香港整體新生代一代人是不會屈服的,他們之後幾十年都會不断陽奉陰違,咁中央便彷如要毀掉了香港一般。

Patrick Li 提到...

此文說得好。 Like.

Wong Wai Leong 提到...

有事一定要即刻走,走左再佔領其他街道,不要再搞廣場運動,天安門廣場就係大家聚埋一齊,死都唔走,殺到埋黎就出事。我地今次就係因為走,走左去銅鑼灣,走左去旺角,遍地開花,唔知政府可以點清,就算清完再佔,除非全港宵禁。感謝JOE兄也來支持。

Jo 提到...

如果鎭壓,我相信不會去到死人咁嚴重,但會有人受傷!然後警方又再撒退,重新引人出來再佔,於是經濟進一步受損,更多人反對佔領!然後當人愈聚愈多,或佔領政府機構,再鎮壓,再撤退!如果有佔領者頂不住,走向暴力,如擲汽油彈,當然再鎭壓,平靜後再撤退。如此落去,社會上反對的人愈來愈多,最後會點?佔中自動瓦解!泛民永不翻身!

共產黨正以香港經濟作賭注,跟你賭一鋪,香港願意犧牲經濟生活嗎?大家用理性想一想?如果你覺得香港人不願意,那這場運動已經失敗!

Jo 提到...

共產黨今次要一鋪打殘所有反對派,以及香港人的反抗意志,我估計已作了精心部處。即係要你含包散!

Jo 提到...

如果要我形容,就是低武力鎮壓,力保社會基本運作,以退為進,以無政府主義(佔領),由得你佔及破壞社會秩序,激發群眾之間的矛盾,從而贏取支持,徹底瓦解反對派。

Jo 提到...

我只是說出我覺得當下發生的事,對支持佔中人士,很「梗耳」,正如醫生對病人說出病情一樣。但支持者也要想想,對共産黨這樣的策略,你可以怎樣應付,你打算怎應付?

Jo 提到...

Gordon覺得中央咁做彷如毀掉香港!對!共產黨就是要很多香港人覺得部份香港人正毀掉香港!俗語即是「拆贜架禍」。過程中一併收拾地產黨!

Jo 提到...

共產黨不單要瓦解反對派的政治實力,更要連反對派一直擁有的道德光環也徹底消滅!所以他們沒有拘捕佔中組織者,以後也不會,當道德光環退色變暗,他們不用拘捕,這班人都不會好過!就像文革,他們根本不用派人去對付對家,而是發動人民去對付人民。

Jo 提到...

這就是你看見廣東道得廿人佔領,警察都照封路,清晨金鐘人數不多,警察都不清場的原因。我去過銅鑼灣,佔領設下的路障,沒有任何人守住,但警察都不去處理!

Wong Wai Leong 提到...

很多人怕「失民心」,但現況是群眾自發性上街,如果經過這件事後,那些公民覺醒不在那堆人身上,那麼沒有必要怕失這些人的民心,因為永遠無法弄醒裝睡的人。

JOE兄,甚麼佔中三子,泛民政黨,全部是垃圾,為什麼這樣說?因為當初如果靠他們就根本不會有今次群眾活動。又為什麼呢?因為他們只會同政府傾密計,再叫群眾散水,現在佔中三恥,泛民政黨其實好想再奪取這場運動的話語權,原因是他們又想私下和政府傾密計,但政府為什麼要和他們傾密計呢,那必須先證明自己有能力控制群眾。為什麼說他們是三恥,是垃圾呢,當有事發生時,三恥就會說運動是群眾自發性,三恥宣佈佔中運動已經解散,但當之後沒事了,他們又走出來做指揮,靠書生靠政客,沒可能有這次運動。

佔中一早應該棄用,改用外國人幫我們取的雨傘革命。

如果要頂唔住,食彈果日已經頂唔住,所以不用怕市民會用暴力搞破壞。就算有,用陰毛論睇,都應該係請返黎搞破壞。

沒有人會預測到事情怎樣發展,再下去應該怎樣,暫時也不知道。但我的建議是抗爭靠情緒激發,但長治久安必然需要集體的理性頭腦,而這需要一個平台,需要政府,市民一直參與,而參與者必須受到監測,以防賣港情況發生。

這是一個沒有領袖的運動,一有領袖反而對方有方法分化群眾,以拉一派打一派方式,共黨最擅展。

Wong Wai Leong 提到...

為什麼要發展議會政治,議會文化,就是希望將街頭抗爭這種消耗性,令到市民覺得煩躁,覺得浪費大家時間,浪費大家金錢的活動,放到議會裡解決。

但如果以香港現在的政治制度下,議會是垃圾會,證明議會根本無能力解決政治問題,逼到公民上街搞抗爭爭取。

所以根源問題是政治制度問題,這亦是活動需要爭取的政治制度改革。

為什麼無法弄醒裝睡的人呢?就是他們不願意知道問題的根源,只見到群眾活動的消耗性,便責備抗爭人士,殊不知道抗爭者正正為責備者的未來抗爭,這些責備者,即使不得他們的民心也沒有辦法,因為無法弄醒裝睡的人。

HKSAR CHINA 提到...

希望最終係和平收場啦!

helmut 提到...

杜葉錫恩: 痛斥「民主派」假民主 - 公職人員誠信關注組 簡稱(公信關注組) Integrity of public officials Concern Group (IPC) - http://www.ipchk.org/38364245153569638988/181
中共終於·!!!請出被尊敬的百歲老人來搞階級鬥爭和不斷革命論 來分化港人摧毀香港

Keynes Mcdonald 提到...

香港依家好鬼吊詭、個個屌政府話有管治問題、咩問題? 當然首推單雙非無限量入藉香港既問題、攪到由生仔床位、到學位、再到現金福利都吃不消、香港快陸沉。 但點解單雙非有as-of right入籍香港? 明明基本法寫明入藉要由港方審批、唔係 as-of right "當然權"、點解單雙非特然有"入藉香港當然權"?! 佳因有班仆街律師係2001年 莊豐源案 上打赢hk入境署、指莊豐源係hk出世就有權入藉hk、等同天賦人權、係as-of right、案例一開、蝗災即致、hk今日仆街了。

Keynes Mcdonald 提到...

蝗蟲係由公民黨係2001年 莊豐源案引入當年係邊替莊豐源父母打官司告hk入境處? 就係公民黨! 佢地就係當年律師團!

Keynes Mcdonald 提到...

香港政府係有攪: 當年公民黨打贏莊豐源案真係聲勢浩大、老董唔順氣、要求中國國會靖清立法原意(即人大釋法)、指公民黨律師曲解基本法、更上訴终審法院要求推反莊豐源案判決、否決雙非有as-of right 入藉權、當年公民黨點回應? 佢地發起全港法律介人士黑衣遊行抗释法、呢個就係香港律師第一次黑衣遊行既由來。

Keynes Mcdonald 提到...

老董屈服、撤回终院上訢、接受莊豐源判決、從此公民黨用打官司確立單雙非居港權、引入蝗蟲祸港、10年之後2011、公民黨又玩菲傭居權 、要為18萬菲/印傭挣入藉香港權、又想重現莊豐源案 "民主壯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