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0日 星期四

回黃兄問題

(一)政府應該是怎樣理解?當權者,像美國,總統的施政能力受到不同利益團體左右。那麼以史為鑑,究竟羅馬帝國的權力鬥爭是不是令到內部架構愈來愈腐敗,不能自我完善,去到不可挽救地步?還是權力鬥爭根本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所產生的問題?

其實也一定!有時權力鬥爭又會令制度變得更合理,權力制約更好。羅馬初期,發生了貴族與平民的債務衝突,由於受到外族入侵,人民以撤離國家作要協,逼統治階層給他們參政,產生了保民官制度(Tribune)(即由人民選出官員進入政府,並有權否決政府政策,制約統治階層施政)

關於保民官: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F%9D%E6%B0%91%E5%AE%98

制約需要人類不斷努力,稍一鬆懈、妥協,就會慢慢步向失衡。例如,美聯儲與美國政府的關係,本來是有互相制衡作用,缺一不可。聯儲局需有政府發債作抵押,才能發鈔,印鈔的權力受到政府一定程度制約,但2008年QE,為了挽救銀行及金融業,人民與政府都讓步了,妥協了,聯儲局直接印鈔進入債市買債,那些新錢都沒有政府債作backup,舉動非常嚴重,破壞了權力制約。美國人為何容忍這種事?我們身處其中,大約亦會明白,人民若不讓步,經濟好似會「好大鑊」,這就是短視,看不到權力制約失衡代價將更大。


(二)從前的人看羅馬帝國,會否也有我們看現在的美國,覺得美國一定慢慢走向崩潰?只不過我們從來不知道何時才崩潰。

大部份人不覺得美國正慢慢走向崩潰!168許多師兄都不這麼認為!當時羅馬的人亦一樣,大多數看不到問題所在,只有很少數人看到,像我提及的詩人Lucan。我認為大多數人(尤其是富裕社會),目光都比較短,只看眼前,不會想得太遠。

(三)當年領導羅馬的精英如何決定羅馬要不斷擴大政府開支,究竟為了滿足甚麼人的需要?

每次打勝仗,政府都會與人民分享戰利品,屹立到今天的羅馬鬥獸場就是累積了大量財富後,建來娛樂人民的,但人民樂意接受。享受了大量來自第三世界的廉價源材料,今天歐美主流社會有否真的反思及檢討期貨市場有否人為壓低價格?(如白銀市場),我看是沒有,就算有也極度不足,近年興起的「公平貿易」也只是虛有其表手法,在利益面前,許多原則都可以放下,例如羅馬人,戰爭時,為了方便決策(戰爭時需快速決策,不能事事慢慢討論),又選出了獨裁官,人民也不反對,這就是墜落的根本。(即是為了利益,在權力制衡上作出妥協。)

戰爭是擴大開支一個主因,但人民嚮往戰爭帶來更多福利,統治階層希望戰爭帶來更多財富,擴大開支變得順理成章。 就像今天,殺拉登,美國人都很高興,發動阿富汗戰爭,大多數人亦支持,但少有人肯去想,這些事根本的原因在於中東政策的失誤,提出者更會被當成異類。錯誤的事一環扣一環:

發幣系統有弱點 > 金本位倒台 > 需控制通脹以支持美元 > 需壓低石油價格 > 需控制中東 > 需成立以色列 > 需容忍沙地獨裁統治 > 拉登式原教旨主義興起 ......由第一步錯誤起,已回不了頭,所以歷史才有循環……很難改變!

2 則留言:

Wong Wai Leong 提到...

遲覆,JOE兄見諒,因小弟最近沉迷打機。

每次看到JOE兄以古鑑今,是一件賞心樂事,因為我們面對的問題其實不是全新的問題,歷史上的人類都面對過,不過我們可能要用新的方法解決,但了解過去,令我們知道從前有部份的人也克服到,我們的信心也多一點,因為我們也應該要有能力克服,JOE兄的見解令我和眾網友獲益良多。

*********************************

聯儲局本身要美國國債才可以發行貨幣,而已因為聯儲局繼金本位之後,又再次突破限制,不以美國國債為押的證券(如MBS)發行基礎貨幣。聯儲局的權力似乎愈來愈大,可惜實質效力亦愈來愈低。有如羅馬限制物價,但人民「彩」佢都有味。

美國情況不熟悉,但美國以聯邦制,州份自主性幾高,以美國南部州份為例,外來移民幾多(墨西哥,西班牙後裔),遲早他們可能受不住聯邦政府壓制,企圖擺脫其不合理的制度,以猶他州為例,法定金銀可交稅視為一例。

看來美國也不是鐵板一塊。既然香港都有因反國民教育科強推,而有同學絕食,不少香港人也到現場聲援響應。相信世界各地亦有不同反對政府權力伸展得太多的活動,但請原諒我只是作印象式的猜測,而沒有搜集例證。

**********************************

JOE兄之前說過幾次希臘為了救經濟,用了不是民選的方式選擇了總理,說是放棄了部份民主。
一直不以為然,直到JOE兄說當年羅馬人也是選了獨裁官出來,可驚覺兩者有關連。不過,希臘的情況是壞情況,羅馬卻是好風光情況。

*********************************

JOE兄說馬田大師直說經濟問題是權力失衡,濫用職權而產生浪費的問題,你說由於是一個大題目,將來有機會才講。其實中國國內浪費資源的情況都幾嚴重,貪污腐敗更難解決(最近又傳出地方四萬億),看來也是另一個絕望。

看歷史其實很有趣,如果多一些像JOE兄可以借古鑑今的老師或者課程指引是這樣引導,香港的中國歷史科又怎樣淪落到變為選修科這地方!可悲!

Jo 提到...

haha......

我以前都曾沉迷打機,最鍾意打生化危機。

歷史是大課題,我自已都係買左金先至開始再睇書,大家互相學習啦,冇話邊個係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