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日 星期日

小心衝量政府與人民的關係(二)

謝Fate兄回應!或者很多網友給這類政治性的評論嚇怕,但小弟覺得沒有所謂,只要不講粗口不洗版,甚麼都可以談。事實上,投資金銀的方向大致已經確定,要講的亦基本上講了,168師兄們無聊起來都會講蘭花講車,又有甚麼不可以談?

所以,請Fate兄不必多疑,不過就要有心理準備,會有不同的意見。看過我兄的最新的文章,清晰了一點,原來我兄並非反對政府存在,只是反對政府權力過大而已。不過看過我兄新作,只解答了很少問題,不知是否小弟愚昧?重閱我兄的所有文章,有些問題始終找不著任何答案,這兩個問題事關重大,請我兄賜教:

1/ 政府對人民有沒有收稅權力?人民對政府有沒有交稅義務?
2/ 古今中外,有沒有一個政權我兄認為滿意?認為可取?

這兩個問題其實很簡單,有就有,沒有就沒有,尤其是第二個問題,人類社會已發展了五千年,古今中外的政權不知有多少?由西周的宗法制度,到近代歐美民主政治,到俄國凱瑟琳的開明專制,再到古埃及、古瑪雅的神權政治,凡數千年實驗,難道沒有一種政權我兄認為可取?就算沒有百份百滿意,亦應有相對較滿意者。不斷追問,是因為只有具體的說明及例子,大家才能清楚明白。

還有一個重大問題,就是我兄對政府職能的解釋,其中提及:「政府又與管理處有甚麼的不同呢﹖社會就是主人翁,而一個正常的政府應該就是服務社會,而它所需要的權利和資源的分配應該由社會決定。但今天很多政府的權利就是越來越大,而它所佔的社會資源亦太過份了。

所謂的「服務社會」是甚麼意思?政府應該做甚麼?不應該做甚麼?

因為很多組織及人的職能及工作都是「服務社會」,包括醫生、慈善組織、社工、教師、老人院義工等等,將政府的職能簡單概括為「服務社會」,我認過於空泛及隴統。我們能否簡單地將政府與人民的關係比瑜為管理處與住戶?

我認為不能!因為人民與政府的關係並非消費者與商戶那麼簡單,就正如家傭與母親,同樣都是照顧你的起居飲食,但兩者與你的關係不能都統稱為「服務」,家傭提供的是服務,但母親做同樣的工作,很難稱之為「服務」,就算你有給家用,那也不能稱為服務,那究竟是甚麼?

我想可稱為之「謀求福址」,家傭或管理員只是打一份工,你付多少?他們給多少?他們不會為你多做一點,多想一點,就算有,也是為了得到你更多的賞賜。母親就不同了,她未必會事事如你所願,間中更可能阻止你做你喜歡的事,如去夜街、交她認為是損友的朋友,因為她為你謀福址。

那我們希望政府的角色應該是甚麼?或者Fate兄認為應該像家傭或管理處,你給錢叫他做甚麼,他就做甚麼,不多亦不少,你沒叫,他不做,錯不在他。如果我們的政府是這樣,像曾特首說的「打一份工」,我想會非常可怕!

提供服務者不必為你赴湯蹈火,不必為你兩翼插刀,例如國家遇上重大瘟疫,如果政府只是提供服務,全國大部份人生病了,不能工作交稅,政府人員大可以以你沒有交「管理費」為由,先行撤退,待你病好了,交得起「管理費」,他們再為你提供服務。

很明顯!我們對政府的期望不止於此!我們希望政府有遠大的目光,有長遠的規劃,有為人民犧牲的熱情,在民主國家,如果有參選者能表現出這種熱情,就會獲得選票,我們不會選出一個情操只如一般家傭或管理員的人去統治國家,就算他承諾有優質的服務。

這大約就是宋代政治家范仲淹說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了,雖然歷史上很多統治者都沒有這種情操,甚至反其道而行,但亦有一些統者有這種情操,因為某些人天生有犧牲小我成就大我的高貴品質,如果我們所在國家有這種統治者,是一種福氣。我們不能像Fate兄所說,因為歷史上出現過無數暴君,要設立一套制度,將有偉大志向的統治者通通規限為只可以做管理員或家傭的職能。

我們每個人對政府都或多或少有不滿,如不滿MPF,不滿公屋上樓時間慢等等,但不能因此而認為通通是政府的錯,是政府辦事不力,政府應交出管理權。我舉蚊子叮人的例子,並不是要說明人民與政府的關係,而是要說明人民之間往往存在利益的衝突,某些人獲利同時就有某些人受損,例如政府立法規定18歲才可看三級片,那18歲以下的人的利益就會受損,因為政府一刀切認為18歲之前的心智未夠成熟。

管理一個國家不能只以市場自由競爭為原則,因為人類是有愛心的動物,會扶助老弱傷殘,如果根據自然定律,有缺憾的人,就如在大自然中受傷的動物一樣,應該在物競天擇中被淘汰,才合付經濟效益,將老弱傷殘通通放棄,不提供授助,社會少一分負累,亦更合付成本效益。

在大學,少人讀的學科,如研究波斯拜火教的教義,對社會一點用處都沒有,亦應通通取消,只留下大多數人認為有用的學科,這亦是市場原則,但作為政府應否如此做?

事實上,古今中外對政府的職能都有很多討論,例如幾千年前的希臘哲學家阿里士多德就認為教育應統一由政府管理,德國的黑格爾則認為「國家高於市民社會,市民社會乃是個人私利欲望驅動的非理性的力量所致的狀態,國家對於市民社會的干預是不可少的。」

以上只是少部份,但都是人類智慧的結晶,他們參考了人類的社會實踐, 而發展出自己的理論,而不是隴統將政府職能簡化為「服務社會」。希望Fate兄及大家,亦包括我自已可以深入去認識!

--------------------------------------------------------------------------

PS:

Fate兄又認為維持治安的工作可由居民、屋苑的住戶自已負責,那政府就不必收稅供養警察、公安,其實由居民、住戶自已負責同樣是稅務一種,古代中國稱為「徭役」,即是人民每年定期抽出一部份時間幫政府打工,如修路、鎮守邊境等等。如果香港的治安不由警察負責,不是由大家交稅給政府訓練及召募警察,而是由大家負責維安,各家各戶定期派人巡邏、捉賊、學習槍械應用等等,大家的生活又是否好得過將維持治安的工作交給政府及警隊負責?我認為這將非常擾民,秦朝就是因為這種制度而崩潰,陳勝與吳廣當年揭干起義,就是因為遲了交稅,因為大雨不能如期到達邊疆鎮守,犯下重大罪行。如果將保安工作交由居民自已負責,那我們應否要求負責保安的居民嚴格執行工作?如果不嚴格,居民想做就做,家中有急事可隨時遠離崗位,那又如何維持治安?

35 則留言:

見習平衡者 提到...

我想可稱為之「謀求福址」,家傭或管理處只是打一份工,你付多少?他們給多少?他們不會為你多做一點,多想一點,就算有,也是為了得到你更多的賞賜。母親就不是了,她未必會事事如你所願,間中更可能阻止你做你喜歡的事,如去夜街、交她認為是損友的朋友,因為她為你謀福址。

推崇家長式管治的矛盾在於:父母跟子女有血緣關係,照顧子女是父母天職。而父母理論上都是愛子女的,會為子女犧牲個人理想,幸福甚至生命。可政府與人民基本上並沒有血緣關係,人民怎能期望沒有血親的官員能夠像有血親的父母一樣事事為自己,並自我犧牲呢?

Gordon 提到...

Fate兄,

引子差不多了吧,總要入正題。你也看到Joe兄和GN兄的問題了,再耍虛招就不是友好所為了,倆位哥們不是第一天出來社會工作,是見過世面的人,來,開門見山吧!

Joe 提到...

見習兄可否解釋一下甚麽叫家長式管治?

Joe 提到...

又甚麼不是家長式管治?

Generation Next 提到...

租兄,

別為難習平兄吧,此君似只是想參與討論以證據自己存在而己,他自己前前後後說過什麼可真別要 與之大過計較。但玩他一玩倒不錯。

習平兄,

開始有刪留言的習慣了?不用太心虛吧! 今天閣下認為推崇所謂家長式管治的矛盾在於官員跟國民沒血緣,所以不能期望政府及其受薪官員 會像令慈一樣為閣下謀福址,愚沒理解錯吧?而看閣下字面所述,如果知道管制閣下自由是為閣下 謀福址,像令慈唔準你去夜街,事事不為所願,閣下也一樣尊敬令慈?這可是人治啊?

不久之前,閣下還振振有詞地疾呼什麼只有民主政府才有自我修正玏能芸芸,選出來的跟人民該沒 血緣吧?那按閣下所說也不能期望這位選出來的會為人民謀福址了。

實太大,雖然閣下是一向對中不覆,但愚還是希望習平兄可以給個說法。

啊,難道閣下是官二代?那就真的是兩全其美了。原來叫囂民主叫得最的,最想就是人治,是真 的。

與習平兄共勉之。

Joe 提到...

雖然很多人與我們沒有血緣關係,但不代表我們不可以要求他們工作時具有像父母的情操,醫生是其中之一,另外還包括教師,還有政府官員,雖然他們未必人人能做到我們的要求,但相信大多數人都希望這些與我們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履行職務時不要像管理員或家傭那樣,你給他多少報酬,他就做多少工作。你不給他報酬,他就即刻不做。

雖然今天天下很多人虛有其表,但對一些有高尚情操的醫生、教師、官員,我們還是會尊敬他們。為他們的犧牲而流淚及感動。

見習平衡者 提到...

回Joe兄,
有人故意扭曲愚者指出的矛盾,所謂家長式管治,簡而言之就是"管你是為你好"。可是這種方針一旦在治國上運用便非常危險。第一-所謂對國民有利的政策往往是統治者的片面之辭。實際上如果權力沒有議會、法院、傳媒及輿論的監督。政治決策繫於統治者一念之間,統治者好心做壞事比真正為民着想的機會大很多。

誠然,民主選舉選出的官員也不是血親。可民主選舉的制度與三權分立、互相制衡、司法獨立等特質並存。統治者權力得到有效制約,犯錯和以權謀私的機會大減。

有人認為愚者最想是人治。愚者早說過"民主不是萬能",畢竟制度是手段,民生才是目的。愚者認為如果獨裁者能有長遠戰略,政治智慧,人際關係,決心魄力,人品操守,經驗才能和執政手段都能達愚者標準的話,由他來領導國家也未嘗不可。可是能兼備這些條件的人,愚者還沒有見到過。愚者唯有退而求其次,相信集體決策、權力制衡了。

Joe 提到...

民主政治就不是「管你是為你好」?不見得!在民主國家亦有很多透過議會通過的法例對人民的行為作出規管!出發點都是管你是為你好,例如禁止一夫多妻,禁止與未成年人士發生性行為,禁止破壞自然生態等,議會、法院通過的法例就不會對人民的行為作出規管?

以「管你是為你好」不能清楚解釋何為家長式統治!

Joe 提到...

我不是要比較極權國家與民主國家政治體制有何分別,三權分立、互相制衝、集體決策的政府是否不會對人民的行為作出規管才是整個問題的核心!

是否這樣形式的政府就不會以「管你是為你好」而規管人民的行為?很明顯不是!有非常多的例子!例如荷蘭賣大麻合法,但在美國大多數地區,販賣大麻是犯法,有某些州即使大多數讚成大麻合法化,政府及議會亦會以「管你是為你好」為由拒絕大麻合法化。

我們可以說在不民主國家,以「管你是為你好」為借口而規管人民行為較多及嚴重,民主國家則較少及輕微,但在某些民主國家以此為借口而規管人民行為同樣很嚴重,如巴基斯坦。

kidthief 提到...

FYI there is two Martin Armstrong interview if anyone is interested

Cefull 提到...

小弟認為政府也存在著像市場般的競爭的, 其競爭對象就是別的國家. 政府要吸引/搶奪工商業投資, 優質人材, 貿易機會, 國防安全等等. 因此, 政治體制不只是為本國人民謀福利, 而是要與別國競爭出脫穎而出.
歷史裏是不乏這種例子, 商鞅變法對秦國人民的福祉幾何? 但商鞅變法大大增強了秦國的競爭力, 奠定了一統天下的基礎.

Joe 提到...

家長式統治與極權或專制統治,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不能混為一談,亦要小心分別。

其實大部份的政府都在實施家長式統治,只是有些較寬鬆有些較嚴厲,在西方民主社會,這亦引起了很多討論,如1960-70年代美國推行強制戴頭盔,就屬於一種「管你為你好」的政策,因為當時大多數人都不愛騎電單車戴頭盔,所以政府作出了這種政策,就是最明顯施政違反大多數人意願的案例,加拿大15年前亦實施相同政策,結果引起了訴訟,一名叫Ron van der Eerden的人就告政府違憲,理由是荷蘭沒有相同法律亦沒有令交通意外上升,反而取消強制戴頭盔後,意外更下降。

60-70年代,很多美國地方政府法庭都以強制戴頭盔是家長式統治為由,廢除這法例。

Generation Next 提到...

有人故意扭曲愚者指出的矛盾,所謂家長式管治,簡而言之就是"管你是為你好"。可是這種方針一旦在治國上運用便非常危險。第一-所謂對國民有利的政策往往是統治者的片面之辭。實際上如果權力沒有議會、法院、傳媒及輿論的監督。政治決策繫於統治者一念之間,統治者好心做壞事比真正為民着想的機會大很多。
========

習平兄,

有點左支右拙,詞窮理虧嗎?不材點出閣下是多言多敗看來半點沒差。
爾是誤解了不材,愚並非故意扭曲閣下指出的矛盾,這矛盾本身並沒不妥,說實的也可堪討論,租兄也點出了重點。不材與租兄不同,他君子之心,希望閣下反思。而不材卻只是故意點出這新提出的矛盾與閣下之前所叫囂的歪理犯駁處處,目的是想閣下難堪而已。這題目再撐下去,閣下將與神仙鳳不許篕飯鍋一般難看了。習平兄是個體面人,要珍惜時機啊。

希望我兄留言時多些注意,別讓不材那麼容易有機可乘。

Generation Next 提到...

FYI there is two Martin Armstrong interview if anyone is interested
===========
Kidtheif, please let us know the link, thanks a lot.

Gordon 提到...

joe兄,

佩服佩服,明鏡不易為,要有頓悟,需看緣份。
現在金銀價波動異常,很多看這網誌的網友正等著你說回金銀之道上呢。

Generation Next 提到...

Gordon兄,

你不怕又被問開飯時吃什麼嗎?

不過不材這次又不同意我兄論點了。明鏡之所以不易爲,是不但要碰上有緣人,也要照鏡的有頓悟的慧根。習平兄的個案,是枉有明鏡照小人了。

Marco 提到...

Gordon兄:
金銀只會在10月徘徊在現價同剛剛的低位附近, 當然係會有跌穿剛剛的低位, 但唔會好多! 之後就會上升至出年年中或年尾, 然後下跌2年至2014年. 接著的2年就犀利囉...瘋狂地暴漲至2016年3月為止. 這時金價應到$10000美元一盎司, 而白銀則有$400多元一盎司.
*黃金在2016年3月的高位係base on Joe 兄上次以Dow-Gold ratio. 年份就係我話嘅! 白銀價格係base on 羅家聰博士講的!

Generation Next 提到...

Macro兄,

雖然閣下說的有欠說服力及論證,但聽起來開心,因為如果是真的,大家就有多兩年入平貨。但天下竟有如此美事?

Gordon 提到...

GN兄,

哈哈,其實我就是想你的意思,不過又不想太直接,功力又唔夠,所以攪到詞不達意了。
原意:
佩服佩服,明鏡不易為,要(見習兄)有頓悟,需看(他的)緣份。(Joe兄,好話已說過,倒不如寫多些金銀現況,好多你的讀者等到頸都長了)

Joe 提到...

尊命!Gordon兄.......哈哈!

但最少要等埋這星期完結!寫金銀比那些政治文章難好多架!好似剛剛呢篇,我30分鐘搞店!

Yellow 提到...

金價似乎已經失去動力
銀價更是一沉不起

Gordon 提到...

Marco兄,

那你的意思是現價已接近接著這年半的最低波峰了?

以你假設,金銀比例到2016才到1:25嗎?

Joe 提到...

yellow兄是上一次說45買銀被困的那位仁兄嗎?

Gordon 提到...

Re:Yellow,

今天人言報的畢老專欄有講魔根好似唔多掂,以銀甲蟲思維推敲,魔根和獅子同一根源,亦是沽銀主力庄家。
如果魔根突然被其它大鱷圍攻,要應付多條戰線,它對白銀的控制力必然大大下降,與此同時,當銀價大力上升,獅子亦會被波及,要確認此推理是否正確,可看獅子股價表現。

Marco 提到...

Re Gordon:
I think it is...based on Dr. Martin's essay on "Gold and the Future"..he reminds us that "Watch out November!".

My estimation is only on TIME FRAME, not PRICING. I just copy price of gold and silver in estimation from Mr. Joe (the owner of this blog) and from Dr. Law Ka Chung.

Sorry for any inconvenience.

Gordon 提到...

又或者反轉看獅子股價表現,如其股價突然插水,你只要看過"隆中對"一書,便可明白,不用理會主流媒體的九流分析員亂背model answer,這是白銀價會大升的訊號。

Gordon 提到...

Re:Marco,

relax, don't serious. I am fine and just want to know your comments only.

Marco 提到...

Gordon:
Yes..Sorry for making any mistakes.Handshake:)

kidthief 提到...

RE: GN
http://www.martinarmstrong.org/economic_projections.htm

right hand side
1) king world news
2) this week in money

Yellow 提到...

獅子股價關希臘危機事之嘛?
關銀價咩事?

Joe 提到...

Yellow,何以得出這樣結論?
有沒有查過獅子有否投資白銀?或者在白銀市場有沒有任何操作?AIG從前是白銀定價商之一,很多人都不知!

Yellow 提到...

看看獅子跟銀價5月以來的走勢吧

嘉芙蓮 提到...

HSBC has been involved in multiple lawsuits sued by many silver traders for their active manipulation of silver prices.

Generation Next 提到...

這個可以看Harveyorgan的网站。論之甚詳。

Yellow 提到...

唔使攪到咁複習-做下手工,將今年獅子同銀價貼出來比較下兩者走勢,就知兩者關唔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