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8日 星期五

亂世中的黃金

最近重讀章詒和的《伶人往事》(章寫的《最後的貴族》乃數年前香港十大暢銷書),書中提到一個京劇名伶言慧珠(見圖),她是梅蘭芳的徒弟,很早就成名,在當年的地位等同今日的天皇巨星,自然名利雙收,1966年文革時,她被抄家,紅衛兵在她家搜出18公斤黃金,及大批珠寶,還有大量的美金(當時仍與黃金掛勾)。

她的故事令我再次想起在168的某人兄曾說過,持有黃金未必會有用,因為在亂世時,政府不但未必可以保護到人民的財富,更可能帶頭搶奪財富,所以就算有一日貨幣如金甲蟲推段的崩潰,黃金重奪其應有價值,亦不代表可以用黃金來提升自已的生活質素,因為政府可以通過各種手段,如沒收黃金等行動,略奪金甲的黃金。(希望我的轉述沒有會錯意)

看這個名伶在文革中的遭遇,的確如是!但細心想,像文革這個極端的無政府狀態在歷史上又有幾多?(當年葡萄牙派官員上京談澳門回歸,竟連中央都沒官員接見,混亂情況可想而知。),就算有,其他的投資工具亦會同時間無一幸免!言慧珠的18公斤黃金,要到1966年才被抄,換句話說,當祖國1949年被共產了,她的黃金仍然安然無恙了接近20年。而且當中更有部份是在這20年中賺回來的。當年的情況,由於經歷過民國的超級通賬,所中國人普遍不信任紙幣,民間藏金很普遍,所以就算共產黨上台,都沒有沒收黃金的行動,要到文革才不許持有黃金。

不過,一個極權的政府仍不可能盡收天下之黃金,有部份人民仍然是私下持有。在部份地區,像我鄉下福建,聽祖母講,當年物資短缺,福建人於是私下與台灣人做貿易,交易亦是一律以黃金計價,因為兩岸政府都各自不承認對方的貨幣,黃金的地位表露無遺!

該人兄對持有黃金的憂慮,我覺得實在有點多餘,與其擔心全球政府有日會搶奪人民手上的黃金,不如擔心手上的紙幣有沒有失效危機!

1966年,言慧珠被抄家後,因為極度害怕,最後自殺身亡,遺下了一個兒子叫言清卿(兒子跟她姓,因為風流成性丈夫拋棄了她,氣憤下把兒子改姓。),我在一則網上新聞中知道,多年前,政府將當年抄家的物品悉數歸還給她兒子,當中包括了18公斤黃金,兒子在深圳買了一間屋,開了一間私人性質的言慧珠紀念館,數月前,他接受鳳凰衛視的訪問。

3 則留言:

jasonchong 提到...

政府將當年抄家的物品悉數歸還給她兒子,當中包括了18公斤黃金,兒子在深圳買了一間屋,開了一間私人性質的言慧珠紀念館,數月前,他接受鳳凰衛視的訪問。

關鍵是這句,如言慧珠當年留下的只是不能換黃金的美元,又或者是其他貨幣 .. 數十年後 ... 不是一廢紙還會是甚麼?!

另外,在亂世中生存,是需要有亂世的智慧 .... 要懂得看清政權,如果當年係民革初期,佢用斤幾耐斤黃金收買邊防人員,安會到達香港、台灣 ... 佢的生活質素定可得到保障 ... 相反無金的人,在此亂世,連出走機會也無。

Joe 提到...

據書中所說,言留下的除了黃金,還有8萬美元,以當年老美官價35美元對1安士黃金的比例計,約值2285安士黃金,若當年全脫換做黃金,今天起碼值2200萬港元,但沒有脫換的話,今天只值64萬港元。

以紙幣計算,我們無法體會到當年言慧珠的紅透程度,但黃金購買力基本是永恆不變,從黃金計,可知她的知名度若等同今天一些紅星了。

Lisa 提到...

佢係名人, 所以兒子可以收返黃金 !
我老爺當年都俾人拉因為是生意人, 而我奶奶須返新田娘家取之前埋咗的金條去換老爺出來, 唔係驚佢俾人打死 ! 老爺的地, 店和屋都俾人收 ! 到中國開放後, 我同老公陪老爺和奶奶返深圳, 只收返屋同地, 店同金條影都無 ! 理由係我老爺簽咗紙賣咗間舖, 而老爺說佢沒賣過 ! 請咗律師去搞都唔得, 不過唔出奇啦, 因為間舖在市中心好值錢 !
所以亂世中, 乜都可以發生, 而美國牛仔國, D人要三B=Bullion, Beans and Bullet !